崔梓蒙根本不知汤中有毒,闻言两眼茫然,无措道:“我、我没想要杀父皇呀……我给父皇送汤,只是想讨好他,让他不要放弃我这个儿子。”

任凌说:“我认为那碗毒汤那么明显指向是太子所送,倒不像他送的了。”

崔梓蒙连连点头:“对对对!肯定是那阴险狡诈的三皇子故意栽赃我!”

时乔说:“其实我也不认为这碗汤是萌萌送的。我只是想表达,既然三皇子能够嫁祸萌萌,凶手也很有可能会栽赃我和鹤琛。”

许久不说话的徐姝妍突然出声:“这逻辑不对。三皇子会嫁祸萌萌,不代表凶手就会嫁祸你!”

“这话说得没错。”陈梦之怀疑的目光接连在时乔和鹤琛的脸上打转。

时乔见自己解释这么多,没有减轻现已不说,反倒适得其反,越描越黑,不禁有些泄气。

鹤琛目光轻轻从徐姝妍面上扫过,说:“光靠这些还不能推出凶手,你们就算怀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我们就是凶手。我们还需要更多证据。”

时乔问:“还有哪些地方我们没去过?”

崔梓蒙拿出地图,说:“还有沈知凡的房间,皇后的坤宁宫,举行宴会的清和殿。”

时乔忽然想到一点:“明天会开放自由搜证。我们不仅要去这几个地方,还要再去一趟柴房。我们太忽略尸体身上的线索了,至少要弄清楚她是怎么死的吧!”

陈梦之一拍脑门:“对哦!这么重要的一点,我们当时怎么忘了看呢!”

崔梓蒙讪讪:“当时我们全部精力,好像都放在外面的噬魂者身上了……”

陈梦之遗憾摇头:“要是早弄清楚沈知凡是怎么死的,或许我们现在就能直接锁凶了!唉,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再去纠结凶手的问题!”

经过一日奔波,连续不断录制了近十个小时,众人早就筋疲力尽。听她这么说,崔梓蒙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咱们的房间怎么分的?”

这时,有工作人员在镜头外提醒:“男嘉宾房间在外面三间,女嘉宾需要往里走,房间在里面三间。”

任凌崔梓蒙闻言,跟大家道了声晚安,分别往其中一个房间走去。房间里没有镜头,所以只是普通酒店风格的布置。

外面的灯光依次熄灭,工作人员纷纷开始收工。陈梦之挽住时乔胳膊,说:“走吧,乔乔。”

时乔顿了一下,把胳膊抽出来,说:“梦之姐,你和姝妍先去吧。我要找助理要一下手机。”

录制结束后嘉宾活动自由,拿手机处理工作也可以。陈梦之点点头,叮嘱一句“别熬太晚。”便和徐姝妍一起离开前厅。

整个前厅不一会儿便只剩鹤琛时乔二人。

时乔胡乱看了鹤琛一眼,又匆忙移开视线,眼神飘忽,欲言又止。

鹤琛看出她有话要对自己说,感到颇为意外,靠在门前,问:“想说什么?”

时乔脸上渐渐浮出一层可疑的薄红,嘴唇翕动了两下,低着头闷声说:“你胃还痛吗?”

鹤琛莞尔:“还行。能忍。”

时乔揪了一把鬓边垂下来的碎发:“那什么……你回房间先洗澡吧,别睡,等我一下。”

鹤琛深深看了她一眼,嗓音微哑:“好。”

他大概能猜到时乔要做什么。但他怕把人吓跑,不敢多问。

他顺从回了房间,卸下头套后快速冲了个澡,坐在床边心情颇为愉悦地等着。

时乔不一会儿便敲响了他的房门,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门外只响起两道十分小心的叩门声。

鹤琛起身,打开房门,把人拉了进来。

时乔猝不及防被拉进门内,踉跄了下。一抬头,便对上鹤琛好整以暇的一双笑眼,顿时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鹤琛已经把鹤道长的妆容卸了干净,锋利深邃的五官重新显露出来,好看得摄人心魄。

时乔的脸一下红了个透彻,即使是看过鹤琛素颜无数次,她也无法在面对这张脸时保持镇静。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得人……

时乔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鹤琛看到她的动作,轻笑:“来找我做什么?总不能是为了盯着我发呆?”

经他一提醒,时乔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什么蠢。脸颊上的红顿时弥漫到耳根,两只耳垂红彤彤的,像挂了两只小巧的红樱桃。

时乔不敢去看鹤琛的眼睛,把手往前一递,说:“我让夏跃买了胃药还有牛奶。牛奶只有这种盒装的,但我让他加热过了,你凑合喝一点吧,顺便把药吃了。”

鹤琛眉毛一扬:“你什么时候交代他去买药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密室失逃计划》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卷寒酥
文案:洛安重生了,但他重生的姿势好像有点问题,入眼是黑乎乎的小房间,身体也变得有些奇怪……他摸摸头顶,有一对小角,再探探身后,又有一条尾巴。重生大概率不是人的洛安深吸一口气:有没有人啊——“嗷嗷嗷嗷嗷——”“……?”我敲这是什么种族的高深外语??为了弄清楚自己的现状,洛安试图暴力拆除小黑屋,好在这个房间看起来黑,实则墙面薄脆,一踹就晃。但他还没高兴几秒,就透过一道缝隙看见了一群围坐在一起的巨人……
言情全本58万字
判官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风漱
言情全本147万字
将进酒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言情全本16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沐慕沐
唐皎皎作为国公府嫡小姐,在太后膝下长大,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唯一不顺的便是下嫁给无名小卒吴谦尘。一朝变故,太后仙逝,与君和离,她沦为伶仃无依的孤女。殊不知,踏出皇宫的那一刻,才是一切的开始!
言情全本77万字
失恋太长

失恋太长

八分饱
连追妻火葬场机会都没有的换攻文学原创小说-BL-中篇-完结HE-现代-年上向初失恋了。本以为冬天已经很长了,原来失恋更长。CP:谢时君X向初年上九岁本质上是个换攻文学温柔老男人=治愈失恋的灵丹妙药攻受都有前任,且前任戏份很多,攻有个领养的女儿
言情全本18万字
尘满星河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言情全本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