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镜》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假期结束后,梁焕上了几天班,脑子里不再时不时出现从前的过往,整个人都轻松了。

那个周末,他参加了一个同学会,是原来电通实验室的那些人。

这次同学会有人高调组织,人几乎全来了,毕业几年后头一次聚这么齐。组织者在一家大酒店的餐厅里订了个包间,两个大圆桌,菜品上乘,那架势,远不是当年学生聚会的场面可比。

当年那些个同级生,一个圆桌绰绰有余,现在大部分都拖家带口,还有两个小孩都能上桌了,两个圆桌也不见得富余。

梁焕是踩着时间点到的,他推开包间的门,一眼就瞧见了秃着个脑袋的赵星。

这两年,赵星的头发越来越少,也没兴趣去鼓捣植发那些玩意,干脆就剔了个秃头。秃便秃了,还不戴帽子遮一遮,就那么亮堂堂晃悠悠地支着个大灯泡,无论在哪都很吸引眼球。用他的话说:反正,我已经把自己推销出去了,不在乎形象了。

在这堆人里,赵星一直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个,谁也没想到,毕业后他居然是第一个结婚的。他青梅竹马的发小来北京投奔他,不到半年就爆出了闪婚的消息,现在大儿子都能满地跑了,老婆还挺着个大肚子等着生老二。

赵星看到梁焕来了,向他招手,拍了拍旁边的空座。

梁焕跟大伙儿打完招呼,坐了过去。

“涵涵,还不快叫梁叔叔好。”赵星把儿子抱到腿上。

“梁叔叔好——”胖乎乎的小子被教得乖乖顺顺,喊得奶声奶气。

“涵涵你好,都长这么大了。”梁焕笑着,摸了摸涵涵的小脑袋。

“可不,去年那时候还不喊人呢,现在谁都喊。”赵星乐呵呵的,脸上收不住得意。

赵星老婆宋晓妍总爱跟他唱反调,见不得他得意,马上给他堵回去:“喊人是喊人,但调皮得要死,都是赵星给惯的。”

赵星面不改色,转个背儿把这口锅扣到了儿子头上:“涵涵,听见没,妈妈说你调皮,以后还调皮不?”

梁焕“噗”笑一声,摇了摇头。

“诶?你女朋友呢,今天不来?”赵星转了话题。

“她今天出差回来。”梁焕看了眼手表,“现在估计刚下飞机。”

“还这么忙啊。”他“啧啧啧”三声,把儿子扔给宋晓妍,转回来小声问梁焕,“定了没啊,啥时候结?”

“还没。”

“怎么个走势?”他扬着眉毛,一脸期待的模样。

自赵星变成人生赢家后,就八卦成癖,还越来越厚颜无耻。年前见过一回陈亦媛后,就忙跟梁焕说:这姑娘靠谱,赶紧结。后来凡是搭上话,他都要问这么一嘴,比亲妈还操心。

“可能……快了吧。”梁焕说。

他的语调平淡无奇,赵星却一个发愣,瞪圆了眼珠子。

每次问,梁焕要么闭口不谈,要么就一句“顺其自然”敷衍了事,这还是头一回,吐出来点儿干货。

“那好啊,赶紧啊!”赵星一个胳膊肘拐过来,“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梁焕哭笑不得:“说得好像我是困难户。”

赵星一板一眼盯他,那样子好像在说:你可不就是困难户么?

四年前,冉苒不见了那会儿,他是怎么疯狂寻人的,赵星都看到了。他当时就隐隐猜到,这家伙会变成困难户。去年得知他脱贫时,他还惊得不敢相信,直到见着陈亦媛,才觉得这家伙可能是有救了。

人到得差不多了,组织者就举着酒杯站到中间,慷慨陈词起来。可没说两句,下面就有人大声问:“吴孟娇呢?不是说她也来吗?”

整个实验室的人,除了去欧洲的小齐,就只剩吴孟娇还没出现了。

“来啊,来的,在路上堵着,过一会儿就到。”组织者回答。

赵星凑到梁焕耳边小声问:“你看前一阵儿群里说的了么?关于吴孟娇的。”

“看了。”梁焕答得干脆,面色分毫不动。

吴孟娇,那个曾经在实验室不受待见,总遭人忽略的女生,现在正在上演一个现实版的逆袭打脸故事。

她当年在git实习,却没能留下,去了杭州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可谁能想到,那小公司竟乘着互联网的热风一下子发了,没过几年就上市,市值蹭蹭蹭地涨,屡屡上头条,很快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最不可思议的是,吴孟娇进公司后,跟其中一名创始人好了,现在,她老公是那家公司的ceo。

前一阵群里一传这消息就炸了,常年不冒泡的人都被炸出来,吴孟娇平时发言不多,被频频@后,也活跃起来。打那之后,群里的讨论就常常围着她转,她成了这群研究生同窗里最风光的一个。

群里的聊天,梁焕从来都只参与技术讨论,关于吴孟娇的话题,他从头到尾没发过一句言。赵星就是见他不说话,想他是还记着从前那仇,特地来问。

“都好几年了,同学一场,算了吧。”赵星说。

当初其实也没多大点事,本就临近毕业,不来往也就不来往了,毕业后相忘于江湖,啥事都能化了。但问题就在于,冉苒走了,在当时的情况看起来还跟郭雪能扯上点千丝万缕的关系,吴孟娇的恶意做鬼就成了洗不掉的污渍。

梁焕曾许多次设想过,如果当初冉苒没有听到那些风言风语,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之前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越这么想,吴孟娇就越可恨。

梁焕不答话,默然抿唇,耷拉着一只耳朵,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组织者的发言稿。

赵星在他肩头拍了两下,便不多说了。

吃了一会儿,有两人离席,说是吴孟娇到了,但找不到包间,要人去门口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神秘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穿成咸鱼的我每天都想唱歌

摘星怪
一觉醒来,薄岁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耽美灵异文中。这本书中主角攻是特殊事件管理局挂名大佬,主角受是天师世家继承人。而他,只是一个和主角攻受住在同一栋楼中的咸鱼炮灰。好在咸鱼很安全,薄岁松了口气。然而直到某天夜里,薄岁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安全。他的头发不受控制的生长,半夜之时总是充满爱怜的环绕着他,眼睛在看着镜子时变成了异色,好像瞳孔之外还有另一副颜色。薄岁隐隐发现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东
言情全本81万字
单恋禁止

单恋禁止

归鸿落雪
江霄有个暗恋十年的人,他鼓起勇气准备表白,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断。他只来得及将人护在身下,尚未诉诸于口的爱意随着死亡永藏喧嚣。付清舟在轮椅上坐了十年,是个了无生趣的工作狂。直到一场车祸,沉默寡言的司机将他死死护进怀里,在鲜血淋漓中落下一吻。在他惊愕的目光里,对方停止了呼吸。从前不曾在意的细节一一浮现,江霄死后,付清舟爱上了他。这是场注定求而不得的暗恋,隔着生死,他永远无法将爱意宣之于口。——江
言情全本45万字
云泥

云泥

南瓜Emily
那日,狠狠掐住我的腰,用力将我抵在了硬冷的书桌上:“想求我救他,和我睡一觉!”我哀求:“别射里面,求你……”男人有力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愤怒又含恨:“别让我笑了,凭你也配怀我的孩子?”我才知道,从我亲手把他爸爸送进监狱的那一刻起,这余生,他是不会放过我了。…
言情连载9万字
赤道热吻北极

赤道热吻北极

景戈
雨林深处,连绵的雨季让电影拍摄进度停滞不前。宋郁一身躁意走到河岸边,毫不避讳地盯着水里的俊朗男人。她挑了挑眉,吹一个轻佻的口哨,调子里是模仿当地部落求爱的信号。男人眯了眯眸子,大手扣住她脚踝,将她扯进水里。抛弃文明的地方,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电影拍完,宋郁把和当地男人的荒唐抛之脑后,回了文明都市。-一年后,宋郁跟随科考队前往北极勘景。科考队队长裴祉,人类学教授,擅长以融入族群的方式研究异文化。他性
言情全本36万字
伪装学渣

伪装学渣

木瓜黄
4.5状态不太好,今天不更,调整一下,不好意思。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
言情全本58万字
醉花阴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言情连载16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