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果a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完,孙尧在对讲机里摇保安。

笑话看归看,江似月那惊恐的都快不能动了,人还是要救的,回头还能敲诈赵延一颗珠宝,送给新钓的妹妹,划算!

思忱间,余光里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赵延一身黑色大衣进来,围观的人群被他的冷峻气势逼懵,自觉让开一条道路,孙尧勾唇,又把保安叫了回去。

卡座里的江似月对周遭的一切都不得而知,依旧一脸雾水的看着徐望星,最终试探性地说:“徐望星,你是喝多了?还是在玩大冒险啊?”

她和徐望星的交集并不多,突然说着一出,这也太离谱了。

徐望星脸色一凛,失望一闪而过,旋即又恢复一派纯良,“嗯?姐姐你说什么?没听清。”

“我说!”江似月提高声音,“你是不是在玩大冒险?我要怎么配合你?”

“嗯?还是听不清。”徐望星说完,心安理得地凑近到她身边,她身上不属于这个糟乱之地的清香钻入鼻尖,“姐姐你凑近再说一次——”

话音未落,他便被从后揪起,赵延冷峻的侧脸落入眼睑,他极低的声音几乎和躁动的鼓点混合在一起,“赌约还在继续吗?”

徐望星失神,下一秒,他就被赵延甩到了别处,赵延站在江似月面前,将她挡了个严实。

江似月看着几乎是“从天而降”的赵延,先是惊诧,余光扫到对面的几个男模后,眼底划过一丝心虚,“你怎么来了?”

面对江似月,赵延脸上的冰霜全然化开,伸出手递到她面前,道:“总归不是来点男模的。”

江似月:“……”

“逗你的。”赵延的神色软乎的不像话,剥开她散掉的碎发,说:“来接你回家。”

“哦。”江似月刚应声,赵延便自顾握住她的手,温暖立刻将她包裹,心间一颤,有那么一瞬间,江似月觉得他握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自己的心。

挣脱无果后,江似月选择不管,赵延替她收拾好沙发上的包和外套,牵着她往外走。

“等等。”江似月停住,“孟竹青还在这儿呢。”

赵延瞥到半梦半醒的孟竹青和面面相觑的三个男模,“我会让孙尧照顾她。”

孙尧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做事还是靠谱的,江似月点点头,跟着他往外走,走了没两步路后,打了个踉跄,这才发现面前的赵延不停了下来,眼神瞥向——

一旁的徐望星。

事实上,赵延也知道停下来不是自己会做的事,可注意到江似月留意徐望星的举动,他心里就酸意喷涌,控制不住地想做些什么。

赵延停了下来,看向徐望星的眼神满是掌控,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话,“徐望星,你和你朋友的赌,还没结束吗?”

徐望星猛地抬头,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不安的眼神扫过江似月,随后目眦欲裂的看向赵延,“赵延!你卑劣!”

这两人的哑谜引起江似月的好奇,而且,这哑谜还和自己相关,更好奇了,“什么?”

“没。”徐望星急切的否认,“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而已。”

赵延看着他,眼神冰凉没有一丝感情,笑着说:“这小孩儿和他朋友打了个赌——”

徐望星的拳头裹着凌厉的风,直直落在赵延脸上,江似月呆愣了一瞬,也不知从哪儿生出的怪力,一下拉开徐望星,急忙去看赵延的伤势。

嘴角破了,隐隐有血渗出。

江似月心里涌上一阵愤怒,看向徐望星,后者哀戚的眼神让她不明所以,还没说话,徐望星便自己跑掉。

这下更莫名其妙了。

赶过来的孙尧看了眼赵延,发现不严重后,松了口气。对讲机里传来保安截住人的消息,孙尧让人把孟竹青带去包间看好,自己转而去处理。

在保安的维持下,酒吧很快恢复热闹,江似月看了眼地上的人,犹豫了会儿,松开他独自起身。

“你不扶一下我吗?”赵延单手撑地,神色在酒吧氛围灯的加持下,冷峻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可怜。

心间一软,江似月伸手上前,他搭上后借力站起来。两人身形有些差距,江似月差点被他拽倒,踉跄之际,腰被握住,这才又稳定了身形。

视线碰撞,江似月好似被烫到,急忙松开他,弱弱道:“你要不要去医院?”

赵延神色往未变,说:“不用,没什么事,我送你回家。”

“不用。”江似月拒绝后,又说:“我没喝酒,可以自己开车。”

赵延站在她面前,神色犹豫,江似月也没动。

“这丫跑真快!”孙尧怒气冲冲地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站在赵延和江似月中间,左右都看了几眼,有些疑惑,“似月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孙尧说着就要招呼人,江似月急忙制止,“没有,我自己回去就行。”转身的瞬间,余光瞥到无语的赵延和无辜的孙尧,忍不住嘴角上扬。

江似月的身影消失之后,赵延对着孙尧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上了楼,孙尧疑惑满满的追了上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