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许怀义的话,其他人都听出了言外之意,面色不由为之一变,李云亭最干脆直接,“据我所知,已经有好几拨人求到了定远侯府头上,李云轩也上蹿下跳的不安分,或许,登州的事儿,就跟定远侯府有关。”

“噗……”赵三友一口茶水喷出来。

这可真是勇士,猛人,连自家都不放过,啥话都敢直说。

苏喆嘴角抽了下,满脸复杂的问,“你就一点不担心府上被连累啊?”

李云亭反问,“我为什么要担心?定远侯府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又没上他们族谱。”

所以就是定远侯府犯了诛九族的大罪,都连累不到他头上去。

苏喆下意识道,“可你还是李家的子孙,血缘关系断不了,你父亲,迟早会让你进府的……”

现在不进,只是李云亭的筹码不够,价值足够大时,什么外室子?都不重要,就是记在嫡母名下,都是可以商量的,利益为上嘛。

李云亭却冷淡的道,“他想让我进,我就得进?说的我好像多稀罕他们一样。”

苏喆噎住。

王秋生道,“你要是不进,可就吃大亏了。”

连赵三友都附和,“是啊,我刚才虽然说好男不吃分家饭,但他们不给,你就能甘心了?你也是定远侯爷的儿子,凭啥没你一份啊?不要白不要。”

李云亭素来清傲,对外物又不上心,自然体会不到这种不甘,“我不想跟他们有任何牵扯,他们辅佐三皇子,将来如何还未可知,别便宜没占到,倒是跟着倒大霉……”

“咳咳……”

房间里,连续响起好几声咳嗽。

争储的话题,这就敏感了。

李云亭看了几人一眼,面色不变,“我有说错?自古站队,有几个好下场?”

苏喆闻言,无奈的苦笑道,“是,你说的都是大实话,但咱们都埋在心里就行,不用说出来……”

考虑一下他啊,他也站二皇子阵营呢,没有好下场那话,连他都一块咒了。

李云亭不置可否,看向许怀义,“怀义,你说呢?”

许怀义无辜又茫然的笑笑,“我?我当然是跟着师傅的步伐走了。”

孙家中立,谁坐那把龙椅支持谁,从拉帮结派,虽然会错失从龙之功,但也能避免倾覆之险,最是稳妥。

李云亭点头,“我也是。”

其他人,“……”

只苏喆摸摸鼻子,他实在没法中立,苏家早就选择了二皇子,他只能陪着一条道走到黑了。

许怀义这时再次提起刚才的话题,“登州府的事儿,若是跟定远侯府有关,那乔公子着什么急啊?”

这几天乔怀谨的心不在焉,几人都有注意到。

李云亭道,“登州跟青州离得不远,登州出了民乱,想来,青州也不安稳了吧?”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王秋生面色不太好了,“要真是那样,可就要出大乱子了,青州的位置何等重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东木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