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宠妾灭妻?将军夫人和离不干了》最新章节。

说罢,小昭命旁边的小厮递来一串铜钱,拿给了跪在地上的车夫左进升!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奴才左进升,求大人饶命!求大人饶命啊!”

“求您了大人!”

小昭顿觉聒噪,命人把他拉走了。

府里小厮将马车也拉走了。

小昭冷厉的眼眸一扫,看着恢复空旷的王府大门前,陷入了沉思。

他务必要为王爷保驾护航!

站到这个位置,没有一点心狠手辣,是跟不上王爷的步伐的。

那个老师傅看来也老了,得换一个!

居然随意给一个新手来搭载公子,不知道长松公子与王妃之间的关系吗?

也难怪了,庐城的老师傅,也不太清楚都城的菊长松。

但恰是如此,小昭更要谨慎,任何想要靠近公子小姐,以及王妃他们的,都要摸清楚来路!

以免小人靠近,利用了!

今天这一遭,算是免不住了,菊长松都带了回来。

小昭也无法阻拦,毕竟菊长松与王妃的关系,小昭还是很清楚,断不能阻止他的。

小昭松了口气,转身进了王府。

菊长松将钟无莲带了进来,先让菊念儿带去见姨母袁雪玥,自己则先去给世子戴长星复命。

后院,世子院落。

菊长松进来,奴才打开门。

“世子,您找我?”菊长松道。

“是,大哥来啦?快坐快坐。”

戴长星淡笑了一下,招手让他坐下,

“听闻父君找你谈话了,快说说,有什么稀罕的跟我讲讲?”

菊长松一笑,“劳世子牵挂,姨父就问了……”

戴长星皱起眉头,“就这些?”

他思考一会,提笔记下来一些,道,“知道了,多谢长松大哥。”

“最初跟你接触,我还不太了解你,经过这一路的交流,以及来了庐城后,我愈发理解了一件事情。”

菊长松诧异,“哦?世子请讲,在下愿洗耳恭听。”

戴长星放下笔墨,过来给菊长松恭敬的拱手,吓得菊长松站起来!

戴长星,“我知道,母妃给我起的名字,也有长,也是与长松大哥您的一样,母妃是希望我学习您!”

“所以,你该承受我的一拜!”

其实,他早该知道的,但是不太理解母妃的意思。

等真正见到了菊长松才知道,此人确实不凡!

是个做辅相的料子!

戴长星这么一想,与袁雪玥的记忆碰撞了,前世,菊长松真是最后千辛万苦,做了辅相!

也是偶然的机会,被戴奕弦接触到了。

菊长松上一世却是郭长松,郭子松,一朝考取功名,脱颖而出!

自然而然,容易靠近高权了。

现在也是一样,步回了正轨,只是上一世郭长松辅佐了一下戴奕弦,没能接触到皇室后裔。

后来袁雪玥莫名故去,戴奕弦要不了几年,也病故了,未能真正称霸起来。

但辅相的地位,依然被袁雪玥最后那两年,记忆深刻了!

如今换了身份,菊长松早些靠近这个身份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