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亿道友的噩梦她重生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林羡渔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正是,娘子认识?”

孔惜月羞涩道:“那人正是我相公。”

果然是他。

“不知你们在何处碰见他?他往日去做工,晚上总会回来的。也不知昨晚怎么回事,到现在都没回来,害人怪担心的。”孔惜月道。

林羡渔心道,或许正是因为罗炀发现自己身上被打了追踪印,害怕连累孔惜月,才去了相反的方向,到现在都不敢回来。

“就在那个……那个……”林羡渔装模作样按着脑门想了半天,孔惜月接道:“镇上的首饰铺吗?”

“对对。”林羡渔一拍脑袋:“我们在铺里看首饰,正巧碰见他。”

“原来如此。”孔惜月道:“那多半是王掌柜又喝醉了,否则他平素在后院打首饰,是不照看铺子的。难怪昨夜不回来,大约是实在脱不了身了。”

“是呢。我们当时就觉得铺子里酒气熏天,是吧,哥哥?”

林羡渔存心逗弄萧烬,故意唤得娇俏,见他神色无奈地瞧过来,不由得心头闷笑。

笑过,她又问起正事:“叨扰半晌,还不知娘子如何称呼?”

孔惜月似乎有些犯难,想了一下才羞怯道:“我多年未与旁人打过交道,也无人唤我姓名。我相公叫我阿檀,姑娘也这么叫我好了。”

她答得虽犹豫却坦然,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在说谎。

林羡渔斟酌了一下,笑着开口:“阿檀,我便冒昧地这么称呼了。事实上一见到娘子,我就觉得你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故而十分亲切。”

孔惜月微微惊讶:“是吗?”

林羡渔微笑:“是。阿檀,不知你曾否去过清风山?”

“清风山?”

孔惜月唇齿间慢慢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摇摇头:“不曾。说来惭愧,我生性孤僻不爱出门,连山脚的村寨都不曾去过。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名字念起来朗朗上口,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她探询地看过来:“这清风山在何处?”

她的视线澄澈而友善,林羡渔与她目光相交,端起茶来一饮而尽,笑道:“远的很,你没去过就算了。阿檀姐姐,我可否再讨一杯茶喝?”

孔惜月去里间沏茶,林羡渔待她走远,低声道:“她全都不记得了。奇怪,怎么会这样?”

萧烬道:“倘若被邪灵附身操控,清醒之后便不会记得自己曾做过什么。”

“还有这种事?”林羡渔奇道:“我倒不曾听说过,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烬抬眸看了她一眼,眼中神色复杂难明,却不开口。

林羡渔倒也习惯了他不喜过多解释的性子,转而问道:“那清醒之后,会连从前的旧事一并忘记吗?”

萧烬摇摇头:“只会忘记被操控期间的事情。”

林羡渔又问:“那邪灵若是想,能清除宿主往昔的记忆吗?”

“不知。”萧烬道:“但我猜想应当是不能的。”

也不知道他这猜想从何而来,但料想萧烬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凭空捏造,既然敢猜便肯定有依据,可以说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又道:“不过,邪灵虽不能,从前却有一脉邪修专研此法。”

“你是指姑苏杨家?”

林羡渔猜到他所指,皱眉道:“可杨家早就死绝了。”

若杨家尚存于世,孔惜月的事情倒不用往别处猜想。杨家世代修习邪术,专门操控活人心智,也能封存人的记忆,于此道可说是无人能出其右。可也正是因此受正道中人唾弃,直至赶尽杀绝。

这是杨家的独门秘术,除了杨家本家寥寥几人从不外传,所以杨家覆灭之后,此术也就此绝迹江湖。

杨家被铲除这桩事发生在林羡渔出生之前,她并不清楚其中详情,只听说杨家满门老幼十一人,不曾留下一个活口。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她阿公风华老人提到此事时,曾评道除恶之人虽年少有为,却太过迂腐刻板且行事不留余地,未必是幸事。

萧烬道:“你可记得,那晚孔惜月找到左羽之时,说过什么话?”

林羡渔略一回想,猛然瞪大了眼。

她说:藏得不错,只可惜,当年我也藏在这个地方。

原来如此!

躲在炉灶中捡回一条命的,不光只有左羽一个人而已。

十年前,罗炀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再往前推算,杨家灭门之时,他约莫三四岁年纪。若当真是他,那这一切便说得通了。

只是不知道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面对满门亲眷被杀,他是如何眼睁睁看着却克制住自己哭叫的冲动,又如何逃出,苟活于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酒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