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雍翠宫里,原来皇后娘娘带来的宫人与嬷嬷都被遣散了去,除了原本玉轩宫留下的宫人,逸之的两个乳母,其他人基本都被换了个遍,连带着太医都跟着一起换了。

我将自己的床榻和敏之的床榻都搬到逸之的房中,做了个大通铺,吃喝起住都在一个屋檐下,寝殿里只留冬蓉和沁香沁雪照管,寝殿外由姜轶看管着,只盼逸之能好的快一些。

皇贵妃自从皇后娘娘禁足后,也过来看望了几次逸之,每每来了,也只是听听太医会诊,吩咐几句便离开了。

可能是太医们的悉心照料,也可能是逸之饮食的调整,原本的积食也慢慢好起来,小家伙夜间也不哭闹了,慢慢不发烧了,身体渐渐好起来了,我见状也慢慢放下心来。

是夜,大雨滂沱,我从一声惊雷中猛然醒来,额前全是冷汗,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的逸儿,发现不过虚惊一场,小家伙正趴在床榻上,撅着个小屁股,酣畅淋漓地睡着大觉。

我将小家伙的被子理了理,刚准备睡下,却发现一旁的敏之整个头都捂在被子里睡觉,这天气虽还未入三伏天,可已然很热了,这样捂着难免上火。我轻轻地掀开被角,准备将敏之的头给露出来,却发现被子的一角,一抹腥红,触目惊心。

是敏之嘴角流下的,我颤抖着去探了下敏之的鼻息,气若悬丝,整个人触手都是冰凉。

我心狠狠地一揪。

“冬蓉,沁雪沁香!”

榻外的冬蓉闻声从睡梦中惊醒,顾不得批外袍便探头进来,看见床榻上的境况一愣。

“快,快去叫父皇来。”我忙推着愣在一旁的冬蓉,顺道对进来的沁雪沁香道,“去,叫云梦云舒,请太医,快去。”

父皇是寅时刚过来到雍翠宫的,看见敏之面色惨白地躺在床榻上,不由微微一怔。

“陛下……”身旁的胡太医俯身行礼道。

“快起身,小九现下如何?”父皇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胡太医看了看我敏之,没有起身,跪着斟酌道,“九公主如今状况不容乐观,只怕……”

父皇向前几步,让赵德全将胡太医扶起,“胡太医,无论如何,朕都要你尽力将小九救起。”

“陛下万福金安,只是九公主之前像是误食了什么,臣瞧着症状……”胡太医说着,看了父皇,却不再言语。

父皇看了眼胡太医,低声道,“太医有什么,尽管说来,救人要紧。”

胡太医似是下定什么决心般,低哑这嗓子道,“臣刚把过公主的脉搏,很是细弱,老臣瞧着,这各项症状,同八年前贤王陛下一样……”

“哐”的一声,父皇跌坐在身后的软座上,惊的一旁的赵德全将父皇堪堪扶住。

殿里的人都倒吸一口气,我用力捏了下手,心了狠狠地一揪。

因为,贤王哥哥,是宫中的禁忌。

贤王李珣之,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儿子,皇子中排行老三,是个待人温厚,父皇及其器重的哥哥。

朝臣们都以为贤王哥哥会是太子,可谁知,八年前,一场狩猎,贤王哥哥从马背上摔下来,伤到了肺腑。回宫医治了好久,原本都好起来了,却突然,在那年冬天,病情恶化,太医没有救治过来,死时不到十三岁。

宫中传言,贤王哥哥是被人下毒害死的,可是父皇却严惩了几个造谣者,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皇后娘娘也因此一蹶不振,不问世事过好长一段时间。从此,贤王便成了宫里的禁语,好多人都不敢再在父皇和皇后娘娘面前提及。

我看见一抹失神与几不可察的痛楚从父皇眼中闪过,但是很快,父皇回过神,低哑道,“胡太医,你继续说。”

胡太医轻轻用袖子擦了擦额头,“老臣听闻皇后娘娘宫中,当时有一剂良药,不知可否……”说着,胡太医轻轻用余光看了下父皇,不敢再言语了。

一时间,殿里静地,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大家都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声。

“陛下,救人要紧,再这样下去,九公主的身子怕撑不下去的。”一旁的胡太医轻声道。

我听见父皇一声沉沉的叹息,“赵德全,你去椒兰殿,将皇后请来。”

赵德全走后,父皇由着宫人扶着,缓缓走出小九的寝宫,向正殿方向走去。

我见胡太医将布满针灸用的银针细细摆开,忙吩咐冬蓉和沁雪她们将敏之身体慢慢躺平,好方便胡太医施针。

只见胡太医几针下去,敏之的嘴角慢慢吐出浓黑腥臭的污秽物,沁雪和沁香忙将污秽物擦拭掉。

胡太医将银针细细拔出,针体末端都呈淡淡的黑色。

太医复又用新的银针按着穴位扎了下去,细细回了下针。

太医见污秽物吐的差不多了,吩咐我道,“公主,可否让下人们将我之前吩咐的老参汤端来,等会需用得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