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唯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眼看荻弯受伤,季正不顾罗磊的拼命阻拦,奋力推开罗磊的手,加入战局。

荻弯见季正冲上来,不由地瞪大眼睛地怒斥道:“不是让你跑吗?不要命了吗!”

“可是你很危险。”季正朝荻弯笑了笑,然后使劲想要掰开沈伯的胳膊,沈伯虽然一把年纪了,但力气比季正这种常年不锻炼的小鲜肉大的多,季正努力了半天,还是没有将沈伯和荻弯分开。

而云霜似乎有些厌倦这种猫捉老鼠的攻击游戏,她突然掉转了目标,向着季正来了。

荻弯这边正在焦头烂额,一不留神就没看住季正,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季正已经被云霜抓住了,摔在了角落里。

罗磊这时候也跑上来,他先是一个手刀砍中沈伯,沈伯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荻弯才得以脱身。

“你怎才来?”荻弯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他早点出手的话,自己也不至于陷入困境,而季正也不会因为救自己被云霜抓住。

“抱歉,我得优先阿正。”罗磊垂着眼说道。

荻弯抿了抿唇,终究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握紧手里的桃木剑。

是啊,从始至终,他们本来就是雇佣关系,她和罗磊连同事都算不上,她暗自嘲笑自己,年轻了几岁,连想法都开始幼稚了。

罗磊不敢再看荻弯脸上的表情,他闷头冲向季正,试图将他从云霜的手下抢回来。荻弯见状,也挥舞着桃木剑拦住云霜。

云霜见自己手中的猎物要被人抢走,急忙飞扑到罗磊的身上,罗磊正奋力想要救季正,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了,只一瞬间,云霜那锋利如钩状的指甲狠狠地抓在了罗磊的背上。

罗磊痛的冷汗直冒,他的衣服被抓破了,背上立刻留下几道黑红的血痕,不停地往外渗着鲜血。但他在刚才被攻击的一瞬间,选择了用身体紧紧地护着了季正。

“磊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罗磊勉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季正被罗磊压在身下,即使被挡住视线,他也感觉到罗磊因为疼痛而僵硬的身体,这是再一次别人为他受伤,一股愧疚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他此时非常痛恨自己是这么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而且总是把一切都弄得很糟糕。

眼看着云霜又要向他们攻击过来,季正奋力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罗磊,但是罗磊仍旧死死地压着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为季正抵挡,就在云霜尖利的指甲再一次挨到罗磊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荻弯挥剑斩断了云霜的长甲。

“蠢货,还不快跑!”荻弯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得以喘息之机,迅速松开对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

云霜对于荻弯的攻击非常愤怒,虽然她作为武器的指甲被齐齐削断,但作为一只厉鬼,她能攻击别人的地方远不止于此,她面向荻弯,眼眸中红光闪过。

眼看着云霜要向自己发难,荻弯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刚才她狠命地再一次咬破自己的舌尖,将血喷在桃木剑上,因为她现在没有纯阳血的助力,即使用了这个方法对付云霜这种有道行的老鬼还是很棘手的,所以刚才的一剑并没有给云霜造成很大的实际伤害。

她将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符箓通通一股脑地甩向云霜,这个方法虽然很笨,但为她争取了一点点逃跑的时间,她转身迅速也朝着门的方向跑过去。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种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工坊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一时间,屋里兵荒马乱。荻弯忍不住爆了粗口,几人忙着撞门,试图能破门而出。

就在这时,屋内响起一声娇喝:“云霜,你的沈知儒在这儿!”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沈嘉颖悄悄跑到了挂满照片的墙边,她的手中抱着一个相框正是她曾曾祖父沈知儒的单人照片,她的声音也成功吸引了云霜的注意力。

见云霜朝着自己飘来,沈嘉颖马上将相框扔给了云霜,云霜竟然一把接住了。然后如珍似宝地将照片抱在怀中。口中含糊不清地轻声唤着师父二字。

也许是云霜对沈如儒这百年间的爱大过于恨,她的黑气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散去了,眼底的猩红也渐渐消失不见,片刻之后,居然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见此情景,荻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现在的云霜,对他们而言,威胁不大了。

荻弯牵起季正的手小心翼翼地靠近云霜,原本沉浸在爱憎之中的云霜猛然抬起了头,季正见状,迅速将荻弯护在身后。

云霜看着他的动作,却微微一笑,“原来师父也习惯将我这样护在身后,你也爱她吗?”

“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荻弯从季正身后探出头来解释道。

云霜仍是看着她笑,“小姑娘,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师父看我一样。”

荻弯:······

云霜接着说道:“我都想起来了。这位少爷,对不住您,那日你装作师父的样子,我又浑浑噩噩地将你当做了他,和你牵了红线······”

这下大家全都明白了,季正当日在这沈宅里参加了开机仪式,而且又做了沈知儒的妆造,让当时神志不清的云霜误以为他是自己的爱人,便将红线给他和自己系上了,季正这是受了无妄之灾,但事已至此,只能尽快解决了这个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