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天命柬》最新章节。

“杀了他们。”

电光火石之间,赢试突然下令,楼上的弓弩手齐刷刷调转方向。

亮铮铮的箭头,对准赢记众人,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郭叔大惊失色,身后的众人纷纷惊慌躁动不安。这些人都是赢记特意请来的,至于到底是不是来迎接赢试的不得而知。可赢试竟然对他们先动手。

赢记没有反应,平淡的看着城墙上的弓弩手。像是意料之中。

“赢宣灵,你要做什么!”有人道。

“是啊,难道你想杀了我们吗?”

这些亲族对府中的流言蜚语也都有所耳闻,奈何他们是赢氏长辈,盘踞胤州多年,就连胤州侯都要对他们礼让三分。

“记儿,把信给我。”赢试出声。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赢记从怀中取出那封信,交入赢试手中。

赢试只看了一眼,并未打开。他往前走了一步,郭叔和女儿自觉退了一步。

大批胤州亲卫从内外两门涌入,有些将士的长矛上还沾着未干的血迹。他们都是刚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战士,血性未泯。

矛头似长蛇般对准赢记一群人。

赢试的身影自亲卫中走出,他的脸色冷峻,手上的字条展开,呈现在众人眼前。姜环默不作声的跟在他身后,她的目光扫过人群之中的每一张脸。

有愤恨的,惶恐的,漠然的…………

那张纸条上面的字清晰可见,郭叔看见女儿慌张的神色,心里隐约升起一股不安之感。

“谁在侯府散布谣言,谁在挑唆本侯与兄弟之间的情谊?”他的声音回荡在内城里。

人群之中却无人回应,他们对流言冠熟于心,甚至放任流言肆意,无非是想给这个新承袭爵位的胤州侯一个下马威,哪知今日会成为被他反制的把柄。

赢试没有停下,而是继续道:“你们放任流言肆意,是想看本侯的笑话?”

“这张字条,谁写的?”

他的语气平静如水,让人揣摩不透。

就连姜环也是此刻才发现他竟然还有如此一面,往日在她面前呈现的宽和与温厚都只是其中一面。

在外人面前,他则是另一副样子。

或许在他成为胤州侯的那一刻起,他的内心就不得不展现出其他模样。他不再是王军骑卫,而是胤州侯爵,他所做的决定,后果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万年。

因为他身上担着的是一州百姓,九族生死。

人群之中一阵躁动,却无人回应。赢试依旧平静如水,冷眼看着他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张早更
?完结?字数:328284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短介:我爱我的国?立意:勇往直前?励志人生?快穿?穿书?爽文??收藏:17185?霸票:598名?评论:12062?灌溉:7395?评分:暂无评分?风格:轻松?视角:女主下本要开的《我当萌兽的那些年(快穿)》求收藏,更新时间:每晚11点,即将退休的梁汝莲最后一次穿越,她不再做工具人,要做自己。拒绝极品,狗血变热血,女人不止能顶半边天。1.《最热
其他全本5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