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月光从敞开的屋门外照进来,在地上拔出一个修长的影子。

南宫炽瘫在地上往供桌腿的方向挪了挪,“谁!你是人是鬼?!”

来人一步迈入烛光中,温暖的烛光打在他的脸上,照出深邃的眉眼、挺拔的鼻梁,薄唇紧抿成线,让这张本就冷峻的面孔显得愈发不近人情。

他朝着南宫炽下跪行礼,“主子,奴才是从峰。”

从峰?

这是他的死士。

南宫炽往前探探脑袋,确定是从峰后,他长舒了一口气,霎时间,方才阴森可怖的夜风也仿佛变得柔和起来。

他把还没来得及插到香炉里的线香随手扔到地上,抬脚捻灭,“夜半前来,所为何事?”

没听见起身的命令,从峰依然保持着下跪行礼的姿势,纹丝不动。

“禀主子,今日刑部来人说,唐国公亲自去补录了一份关于徐丙的卷宗。”

“亲自?徐丙是——”他顿了顿,才想起郇贸昨日跟他提到的那个缺考除名的考生。

到底是坏事做尽的老手,听见唐阮和徐丙扯在一处,虽心中隐隐不安,却也只是浅浅跳了下眉心,语气还不如方才惊慌:“徐丙他知道什么?”

从峰道:“从卷宗来看,徐丙当年似乎目睹了离峰刺杀秦世卿,也知道离峰走时取走了一只卷轴。但,里面并未提到离峰的身份,也没有提到与南宫家有关的只言片语。”

“哼,”南宫炽眯了眯眼,“你当唐阮没猜出来是本官?他就是苦于缺少证据罢了。”

从峰试探着问:“主子,可要奴才出手杀了徐丙?”

南宫炽睨他一眼:“杀?杀什么?自投罗网给唐阮送人头吗?怕不是人家早就下好套,就等着你往里钻!蠢货!”

不论如何他也没想到,一个因缺考除名的秀才,竟有这等本事。果然没有什么,是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永绝后患。

“除此之外,可还有别的异样?”

从峰想了想,“卷宗里还提到过一盏折子灯。”

听到“折子灯”三个字,南宫炽古板沉肃的面容陡然龟裂。

“是什么样的折子灯!”

从峰知道南宫炽为何反应如此大,便是他,在看到对折子灯的描述时手指都颤了一下,“根据描述,应是当年与秦世卿搜集到的证据一齐失踪的那盏灯无疑。”

南宫炽卡了几口气才缓过神来,猛地拂袖将供桌上的点心瓜果咣咣扫落,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他心中逐渐扩大的不安与恐惧。

从峰顿首在地,十指用力,指腹泛白,像是要将冰冷坚硬的地砖抠出一个洞来。

下一刻,南宫炽抄起香炉朝着他的右肩砸了过去,“靳忠那个死奴才都跑京都来了,你们是眼瞎了吗?!饭桶!一群饭桶!”

香炉在从峰的肩头砸出一声闷响,“当啷”一声,翻落在地。

瓜果、点心、银盘、香炉……满地狼籍,一如十二年前那个初秋凉夜,佳肴美酒碎了一地,他怒视着秦世卿那张“淡泊名利”的高僧脸,质问他:“关税之外收些‘孝敬’又如何?土匪占个山头还强收保护费呢!从前陈阁老之子掌管边关商贸往来时便是如此,本官不过遵循旧例,何错之有?!”

他气急败坏,秦世卿却云淡风轻。

清风朗月下,秦世卿眉眼疏淡,自是“言念君子,端其如玉”。

南宫炽站着,秦世卿坐着。四目相对下,南宫炽觉得自己在这位“好友”的衬托下,显得愈发两面三刀、卑鄙无耻。

当时,这位从小就格外光风霁月的人只说了两句话,他直到今日仍还记忆犹新。

秦世卿道:“大哥,”当年在京都他们拜过把子,按年龄排序,南宫炽老大,秦世卿老三,老二是俪城守将陆庸,“你是大魏的父母官,不是山头匪。”

这是第一句。

第二句是:“回头是岸。”

荣华富贵在前,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

那一刻,南宫炽发现,秦世卿不曾入仕,不曾在朝廷这个天下最大的染缸里滚过。

他至今仍是一匹白练,天真、纯善,所见尽美好,所思尽有情。

这样的人,这样的异类,注定是不容于世的。

南宫炽想,秦世卿常年在宣州,与俪城相隔不远,又与陆庸往来频繁。他既然来劝,定然是手中有了他收受贿赂、鱼肉边民的证据。

想到这儿,南宫炽起先还游移不定的杀心顿时落地。他为了自保,为了南宫一家的繁荣昌盛,毫不犹豫地把亲姐姐与秦世卿绑死,推入火坑不说,还毁尽了他们生前的所有美誉。

不是渊清玉絜、惊才绝艳的才子佳人么?那么他就让世人提起这两个名字时,只会想到奸.夫.淫.妇.狼狈为奸。

他要他们带着脏污坠入地狱,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对的:

想要活在世上、想要风风光光地活着、想要受万人敬仰,就该如他一样“苦心经营”!想要两袖清风?那就是个笑话,最后要么同流合污,要么任人宰割!

为了永绝后患,他派了离峰去酒楼刺杀,又派从峰去秦府搜找他的“罪证”,顺便将秦世卿从宣州带来的人马处理了个干净。

但是——从峰掘地三尺也没找到罪证,南宫炽想盗为己用的折子灯也跟着秦世卿的贴身小厮靳忠不见了踪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醉千灯》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