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天》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她还是不示弱,看见黄毛小子抽烟往自己脸上呼,眼睫毛都没颤几下。红毛知道自己是遇上硬货了,拍了怕村长的肩膀。

村长干枯的手拍了拍他的手,没说话,披上小皮衣佝偻着身子往屋外头走。烟枪出来朵朵白烟,和烟囱口出来的烟一样。

村长秘密这眼走到小板凳中间,黑色带着有泥点子的布鞋踩在瓜子皮上。身后的院子里头传来锅碗瓢盆碎裂的声音。

“瞅啥呢?好瞅不?”

老头老太太都搬着板凳走了。

于强收到信,他知道妹妹没来,家里头应该是出事儿了。他不顾工头的反对,在雨夜里头拎着包,踩着泥浆,踉踉跄跄的往后走,时不时出现闪电与轰鸣的雷声,很吓人。

于妈的脸上青了一大片,特地裹上头巾趁着夜黑出门,在门口的时候还左右张望,在雨夜里头,甚至听不见偶尔的犬吠。

雨水冲刷着本就高矮不平的泥路,雨靴没了用,路上滑的厉害,时不时摔跤就得四只手并用爬过去,水坝涨水很厉害,她已经寄了一封信出去,但是心里头总是慌,就在这个雨夜里头,她想见她的儿子。

雨越下越大,水坝已经涨了潮,即使关掉水龙头里头的水,光是下雨的水就能将人卷走,往年不是没有例子。

电视机里头播报着夜晚的天气,女主持人穿着黄色的醒目雨衣,雨是斜打过来的,她的刘海浸透往下滴水,使劲睁眼眼睛。

今日夜间,出现qiang暴雨天气,大坝的涨水,大家尽量不要夜间出行,十分危险。

于妈走到大坝旁边,小心翼翼住着杆子,打算从桥上头过去,她的腿有些疼,红毛并没有下重手,人死了,他们也没法签合同,不打又不知道疼,所以冲着小腿踹了几脚。

过了桥,水慢慢往上涨,比原先高了许多,她下了桥,本来打算往前走,此时天空却打了闪,她看见了桥下头出现一片白,擦擦眼睛将手电照过去。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

那是她们家的油壶。

***

于强马上就要看到村口的那个树了,家里头的枯树,村口的大树,像是他另外意义上的父亲和母亲,看见树了,就看见家了,不过,这两棵树,一个病蔫蔫,一个又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他有些庆幸没拿多少钱,不然沾湿了他会心疼,非要排个序,他把自己放到很靠后的位置,他可以脏,可以臭,钱不行。这雨下的大,要是布兜里头带着钱,都被雨水打湿了,即使晒干了也皱皱巴巴的,不好看了。

到了村口,就看见不同的手电筒的线射过来,有的是小孩的手电筒,往天上射,大部分都往前头射,雨生混着吵嚷声,互相听不清楚。

走到树下头,再往下走就几百米转个弯就是自己的家,而这些手电筒都射向他,有的往眼睛上照,他用胳膊挡住眼睛,帽子顺势滑下去,雨水瞬间将他的头浇透。

邻居的大爷嘴唇颤抖着,想说什么,转过头左边看看右边瞅瞅,周围的人也都摇头叹气,那些眼神让他很不自在。

“咋了?”

终于,在一些人推搡中,大爷还是开了口。

“强子啊,你妈她...你先别激动啊,听我们说啊...”

于强慌了,嘴角几乎是往上扯的,他的脸都是僵的,“啥啊,你们咋都这么看着我啊?”

“你妈她进今儿去找你,大坝涨水,就给卷走了。”

于强整个人的魂儿都被抽走了,直接就跪在地上了,手电筒直接摔在地上,玻璃罩子碎了,雨水捡了个空子就往里头钻,手电筒没了电,熄了火,没了光。

于强再次睁开眼,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已经说不出来话,床头上放着一碗小米粥,还往外冒着热气,大爷将信递给于强,说是她临出门寄出去的。

强,你不在家的时候,老二好像去找了村长的二小子一趟,我不知道她想的是啥,但是总觉得身上这些筋突突直跳,他们要我们的房子,可是儿啊,这儿是我们的家啊,家都没了,我们还去哪儿呢?妈没本事,没钱。遇到事儿了,也只能受欺负,妈对不起你。这家里是在拖累你。

其实我也想过,找根绳子,咱们娘三随便走到一棵歪脖子数下头,系一块石头,往上头扔,然后一块吊死算了,但是又觉得不甘心,凭啥?凭啥我们不能过好日子,我非得给过起来,我有儿有闺女,吃不起肉咱们就吃菜,吃白馍!我也打算找个班上,以后给我儿我闺女买西瓜吃。别人有的咱也得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月影桥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