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死后偏执男配殉情了[穿书]》最新章节。

“拿着。”

岑月将抓好的药丢到薛阑怀里。

薛阑接过那两包药看了一眼,记得以前岑月说自己说不着,晚上来敲自己的门说要贪心,他本意也是想和她多待一会,谁知道岑月直接带他来了药铺。

“这些药都有助眠作用,你不喜欢喝药,找个荷包装起来做成香囊,睡觉的时候放在床边也管用。”

“嗯好。”

两人一高一低,不紧不慢的走着,岑月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看到什么好玩的都要给身旁的人指一下。

那少年听的十分认真,他一动不动盯着说话的少女,眼神像含着一汪春水,似乎沉醉其中。

薛阑看着她因兴奋而发亮的双眼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他微微一顿,贪心的想,如果永远能像这一刻就好了,没有旁人打扰,她眼中便只有自己一人。

“等一下。”

岑月停住脚步:“怎么了?”

“我们在外面走走吧。”

薛阑并不想这么快就回去,府上有烦人的狐玉和那个时不时就要吸引岑月注意力的谢重川,着实令人不快。

他指着对面街上的烤红薯,抿唇问:“你想吃那个吗?”

岑月摇了摇头。

他颓然的放下胳膊,那就回府吧几个字还未说出口,又听岑月道:“既然你想走走,那就待会再回去吧。”

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走至一处小摊前,那瘦弱竹竿的摊主笑着将两人叫住:“二位,二位。”

他举着手中的炭笔和宣纸,两条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要不要画张画像,五文钱一张,很快的。”

岑月面露犹豫。

摊主油嘴滑舌道,“这满大街人来人往的,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二位,真的不画一张?很划算的。”

“画一张吧,画一张吧。”

薛阑嘴角微弯,像是被取悦到样,刚想说什么,被岑月一把推到前面:“给他画一张吧。”

摊主喜笑颜开,高喝一声:“得嘞。”

他让薛阑坐在面前凳子上,掏出炭笔在宣纸上唰唰画着:“公子,你笑一笑啊,笑一笑好看。”

薛阑冷酷道:“我不喜欢笑。”

摊主:“方才我看你和这位姑娘走在一块的时候,明明是笑着的。”

岑月憋笑:“你若是让他强笑,肯定是笑不出来的,就这样画吧。”

摊主想了个好主意:“不如你就看着这位姑娘吧,看着她就笑得出来了吧。”

薛阑毫不犹豫道:“好啊。”

岑月脸一红,心道这是什么主意。此刻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薛阑的眼神也不再遮掩,他直勾勾盯着岑月,那双黑亮的眸只映照出她的模样,表面上温柔缱绻,盯久了,眼眸深处却微微变了意味,带着一抹执着沉郁的占有。

岑月被这炽热的眼神看的耳根微红,她低头看着摊主手中的画像,实际上心乱如麻,连什么时候画完的都一无所知。

“好了!”摊主将画像递到两人手上,得意道,“看看。”

薛阑扫了一眼便面露嫌弃。

“不好看吗?我觉得很好看啊。”摊主道,“明明和公子你长得一模一样啊。”

一听这话,薛阑顿时不满,他嘴角挑起讥笑的弧度,刚想反驳便听岑月肯定道:“好看,好看呀。”

他胸腔的火立刻熄了下去,低眉顺目,顺从的嗯了一声。

摊主:......方才我说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态度。

听到岑月的夸奖,薛阑心情大好,付钱时还多给了一些。他将那一小张画像递给岑月。

岑月:“给我?”

薛阑若无其事道:“放你那吧。”

岑月并没多想,小心翼翼折好放进了随手携带的荷包里。

“哎闪开!闪开!别挡道!”

闹市上蓦地传来一声男人的嘶吼,两人抬头望去,只见一辆马车正急速驶来,驾车的男人一边挥舞长鞭,一边呵斥众人躲开。

两侧行人匆匆退到一旁,一妇人牵着手中幼女,呆愣愣站在道路中央,似是被吓得失了神,竟一动也不动。

男人大骂一声,拉住马头往一侧偏去,方才给薛阑画肖像的摊主大惊失色,站起身就往薛阑身后躲。

他眼睁睁见马车从离自己不到几米的地方闪过,砰的一声撞上了一旁的菜摊。

“好险好险。”

一声巨响之后,闹市轰然安静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