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日记训练营》最新章节。

丁灿将刚才涂出字迹的日记本举起来:“你不会在明面上为萨拉证明,导致流传久远的家族蒙羞,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对吗?”

瓦伦夫妇长久以来不断提起的家族荣誉感,早已深入人心。

威尔觉得保存家族的名声同样重要,就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

见刻意隐藏起来的秘密被发觉,威尔也没多少惊讶,稚嫩的脸庞之上,反而泛起更柔和的笑容来。

就像走在路上,擦肩而过的小朋友跟人打招呼的样子。

他耸耸肩:“至少对我来讲,没什么坏处。”

门外传来两短一长的敲门声,是先前几人规定的暗号,石燕和夏嘉琏终于找到机会过来。

高稳稳率先过去开门。

见到他们三人看上去很和谐的状态,石燕有些惊讶,她边走边问:“什么情况啊?”

“洛琳把我们的事跟他讲了,就开门见山地聊了一会儿,他承认,萨拉的死确实跟我们料想的一样有蹊跷,是瓦伦夫妇主导杀害,并且用罪名构陷的。”

夏嘉琏注意到丁灿手中拿着的本子,很迅速地浏览过一遍,想到当时洛琳讲过的话:“我大概知道,他是怎么把父母引到顶楼的。”

丁灿同他对视一眼,两人一起讲出来:“蜡烛。”

据洛琳所讲,当时会造成火灾的原因,是从外面新进的一批彩色蜡烛燃烧起火导致,加上屋子里有着不少易燃物品在,才会让火势瞬间猛涨。

威尔小手轻拍了几下:“猜得不错,要是那个时候调查的警官,也能跟你们脑子一样好,我可能还会头疼些。”

他声音放轻,几乎呢喃:“他们大概也不会想过,用来惩戒我的行为,却将他们带向死亡。”

知道家里购入几箱彩色蜡烛时,威尔心中的想法便成形。

他提前请洛琳帮忙,去阁楼认清每支摆放不同位置蜡烛的颜色,理由是希望最近表现得乖点,能让爸爸妈妈不再去审讯室或者舞厅惩罚自己。

花了小半天时间,他在洛琳的指引下,将每一支蜡烛都记牢,确保不论拿出哪根蜡烛,都能准确说出颜色来。

而剩下的时间,就是往阁楼里添些已经闲置下来的床幔布料之类的易燃物。

等待父母外出返回,洛琳照例讲起之后宴会的筹备,提到准备好的装饰物品,彩虹蜡烛自然也在其中。

在午餐途中,威尔怯懦地举起手:“父亲,我觉得最近能辨别些颜色出来了,不如用完午饭后,我们去阁楼看一下,你们也好给我出出题。”

瓦伦听了这话觉得有些奇异,这孩子很少提出这样的想法来。

不过联想最近发生的事,好像也算正常,自从那个蛊惑人心的女佣死了之后,儿子就变得温顺许多。

现在更是懂事。

瑞贝卡更是笑得慈眉善目:“好呀,我们这就陪你上去。”

威尔提前看过储物间的配置,最近因为才进行过一次大扫除,很多闲置物品都没来得及被清出古堡。

就导致里面的杂物非常多,就连窗口位置都堆了铁架,上面还放着不少重物,很难在短时间内就将东西清空。

推开储物间的门,瑞贝卡先是嫌弃地用手扇了扇灰尘,在想自己真是个称职的好母亲,居然为了孩子能落脚到这种地方。

威尔佯装没来过的样子,在里面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指着某几个箱子:“那是装蜡烛用的吧。”

瓦伦迫不及待想要考试,走过去将盖子掀开,见到里面不同颜色的蜡烛,这可比平时练习那些要复杂得多。

他都有些犹豫:“这些你能认全吗?”

威尔倒是不觉得有什么,语气中反而带着些期待:“父亲先拿出来,我试着辨认一下吧。”

于是瓦伦就随机抽取了一个。

威尔看了那根蜡烛处在几排几列,就已经从记忆中搜寻到颜色,虽然在他眼中只是很浅淡的灰。

他手指摸了摸下巴,并没有直接答出来:“这个颜色饱和度很高,偏向暖色系,是橘色吧!”

瓦伦看向手中的蜡烛,其实是橘红色,但威尔能答得这么接近,已经算是非常大的进步了。

瑞贝卡这时也顾不得脏,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在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连串声响,同样拿起来一根:“这个呢?”

“是紫色吗?”

瑞贝卡欣喜地拍了拍瓦伦的肩膀:“老公,我们的办法真的有用,就得长期锻炼才行。”

“再试几个,说不准是碰巧呢。”

瓦伦特意拿了跟先前不同的颜色,发现威尔都能答对之后,总算真正开怀。

“终于不用担心有人拿这件事来戳我的脊梁骨了,威尔,你做得很好。”

威尔闻言,同样跟着笑笑,不过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

“但我还是需要短暂的思考,不如这样,你们多拿些蜡烛摆到一排,我一起辨认,看看多种色彩放在一起时,会不会受到影响。”

“有道理,瑞贝卡,你快来跟我一起做这件事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