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循环捡拾弃犬[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大亘寺是百姓的祈福之地,僧侣备置了产房,又在产房边焚香吟诵。

杜长柔出了内殿,挥退了僧侣,缓步踏入房中。

·

戎貅吃灵果快吃撑了,可宫里来的稳夫告诉他仍不够,派人将灵果榨成汁给他喝。

杜长柔来时,戎貅正半倚着靠枕,扶着肚子躺在榻上。

“妻主!”

见他来,戎貅面露惊喜之色,忙翻身欲下榻。

“不用动了,”杜长柔摁住他的肩膀,“让我看看。”

戎貅掀开腰腹部的毯子,露出浑圆鼓胀的肚皮,那葫芦俨然已经从他的肚脐眼里钻进去了。

真是稀奇。

杜长柔好奇心大作,像拍西瓜那样拍拍戎貅的肚子,又侧过脸把耳朵贴上去听。

大宝在戎貅的肚子里仍欢快地咕蛹着:“贴贴,娘亲~”

“唔。”戎貅被顶得闷哼一声。

杜长柔当即给那圆肚子灌上一股灵力,毫不客气地说:“少给你二爹添乱。”

娘亲的灵力舒服极了,大宝无意识地顶撞着戎貅的肚皮说:“娘~又变强了~”

戎貅也感到松了一口气,脸色眼看红润了许多,近几个月的头晕和贫血都在杜长柔源源不断的灵力灌注下尽数消减了。

杜长柔摸够了戎貅那小皮球似的圆肚子,把男人拉过来亲了亲。

等她亲够,产房里的侍从也尽数退出去了。

屋中仅有两人,杜长柔挨着戎貅的耳朵说:“时间紧迫,你拿着这个藏在贴身的地方,我教你一招。”

“什么?”戎貅疑惑地看着杜长柔塞到他胸膛中央的沟里的一打符箓,歪了歪脑袋。

“这些是有我精神封印的数道杀招,”杜长柔眼眸深沉道,“若姬慕试图加害于你,那你便激活所有符箓,保管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这般杀招无疑是耗费寿元和修为的。

当年在开阳,杜长柔仅向祖母飞书求了一道这样的符箓,便害得盛国公杜嫦寿元将近,两鬓斑白。

也是在那次之后,杜长柔暗自下定决心,在下一个周目,要自己强起来,决不能让祖母如此牺牲。

如今在内殿闭关,杜长柔本有能力一举晋升炼气期巅峰,可她放弃了,转而耗费修为去炼制了十二道杀招符箓,又将其全部给了即将生产的戎貅。

戎貅愣住,问道:“可我要如何……”

“你忘了当时在温泉山庄,李倾是怎么弄晕你的了吗?”杜长柔道,“也是他提醒了我,男人不能靠自己修炼、从空气中吐纳灵力,却不代表男人不能使用身体里现成的灵力掐个灵诀。”

当时李倾使出的灵刺,便是最好的佐证。

戎貅转念一想道:“您的意思是,我可以用您给的这些灵力……施展仙法?”

“法术什么的短时间内对你来说都有点儿太难了,”杜长柔握住他的手道,“你只需要尽力感受体内,跟着我的引导,学会怎么激活灵符就可以了。”

将灵力集中到一点外放是修者对灵力最简单的运用。

杜长柔已经突破炼气九重,此处压制法力的阵法对她已经不管用了。

同理,灌进戎貅身体里的都是她的修为,所以即便有阵法在,她藏在戎貅身体里的炼气九重的灵力也能够被顺利释放。

“妻主费心了,”戎貅感激道,“如此大恩大德,奴没齿难忘。”

“是我要谢谢你,”杜长柔坦然地说,“这些符箓威力颇大,有可能波及到你,以至危及性命,若非万不得已,我希望你不要用它们,至于其他的……”

杜长柔顿了顿,低声说:“大宝生不出来也没关系。”

葫芦只要没化成人形,再怎么通晓灵智也只不过是个聪明仙果,杜长柔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男人为一个葫芦要死要活的。

“嗯,”戎貅似乎听明白了杜长柔的意思,低头抚了抚肚皮,那皮下跳动的脉搏依旧令他心中触动不已,“妻主您所说的,奴心中有数,可即便如此,奴还是想尽可能地把它生下来。”

“那就随便你了,”杜长柔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将两只手掌分别摁在戎貅的肚脐眼和脑门上,“来,闭上眼,跟我学……”

·

产房内好一阵静谧无声。

产房外,姬慕先是强忍着静立了一阵,最后也难免焦急地来回踱步。

——杜长柔看她那样不爽,该不会故意使坏,想弄死她的孩子吧?

还有那戎貅,表面一副贞洁烈男、大公无私的神情,他真有魄力拼出半条命不要,就为了生一个他曾经嫉妒过的男人的孩子吗?

“皇姐,”姬慕开口道,“我先前拜托您的影卫温养的那具躯体,现在可能拿来用?”

姬荫陪她守在产房旁,无奈地笑道:“那些尸块都被你切成那样了,拼拼凑凑倒也不是不行,七妹难不成还指望能再夺舍回男身?”

“一次性的东西,大不了生完孩子再扔。”

自己生的,总比交给那黑皮羯奴生的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弓满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