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裴大人,你听谁说的?”

江絮雾一袭碧青对襟长衫,臂弯挽着湘叶披帛,未施粉黛,身形纤细,身边跟着几名婢女和护卫,浩浩荡荡出行,不像是她的做派,倒像是江辞睢担忧江絮雾,才能作出这样的吩咐。

裴少韫不动声色地将眼前一幕尽收眼底,浅笑地说。

“江小娘子觉得此事可真?”

寺庙后院,香客寥寥无几,江絮雾从容淡定地仰头凝视他。

“无论这件事是否是真的,裴大人何故这般在意。”江絮雾疏离淡漠的语气,令裴少韫笑了笑。

江絮雾朝他行礼,“裴大人,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

她这副避而不及的姿态,与之前两人一起遇刺的画面截然相反,他明明记得江絮雾在那期间,对他关心问切。

可转眼却与自己是陌路人。

裴少韫掩下眼底的阴鸷,在她身后轻笑道:“江小娘子,不用走这么快,我只是想跟你闲聊几句,在给江小娘子提个醒,颜国公并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他轻佻的语气,令江絮雾攥紧绢帕,侧身露出温婉的笑容。

“不劳裴大人费心,无论我嫁谁,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

“是吗?”裴少韫咳嗽了好几声,手骨节惨白,眉眼的病气,多了脆弱,但在江絮雾面前,不过是一条毒蛇披上了温和的羊毛而已。

因此她话音落下,便径直往前走。

她深怕裴少韫会锲而不舍,可身后丝毫动静都没有。

抱梅觑见刚刚那慕,惊奇道,“裴大人怎么跟之前不太一样。”

之前见到裴大人,恍若天上明月,虽近在咫尺,却难以接近,可眼下,他睨小娘子的目光,抱梅打了一个寒颤。

关于抱梅的一番言论,江絮雾并未听进去,反正裴少韫与她毫不相干。

江絮雾捐了香火后,转道就去香料铺子,而后闲来无事又去了书坊添置了一些文房笔墨还有一些诗经。

待到江絮雾回到江府,俨然夜色初显。

今夜江辞睢没有来,江絮雾便调香,调了几款帐中香。

江絮雾最喜调香,而调香先要修、制、蒸、煮、炒……,每每调香制香步骤繁琐,让她心中安宁不少。

也不知忙了几刻,江絮雾发觉这蜡烛都烧完一半,这才止住,匆匆忙忙上床歇去。

一夜无眠,她白日里继续将昨晚未制好的香料,接着调,直到午时,江絮雾用午饭。

而后江絮雾来到廊檐下,踱步赏翠绿花草,不多时,她有点犯困,倚在栏杆,想要回去小憩,可身后传来步履声。

“阿兄。”

江絮雾匆忙回头,却发觉阿兄拧着眉头,跟昨日的神色一样,她当即轻声过问。

“阿兄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我的婚事让你犯难了?”

“颜之淮之前向我求娶你,今日传出他跟国子祭酒的于大人之女结姻亲的消息。”

江辞睢说到这里,不禁冷哼:“他明知道娶妻对小娘子不公,却还是愿意娶,当初也怪你阿兄眼瞎,将这人推给你。”

江絮雾仰起头看江辞睢面容严肃,忧虑再三道,“阿兄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跟我说。”

江辞睢闻言,瞥了一眼院子的婢女们,见她们都是规规矩矩垂首伺候在一旁,旋即沉声道:“我听闻这件事,裴少韫那厮掺和了其中。”

“阿兄的意思是颜之淮的婚事跟裴少韫有关?”江絮雾想到昨日见到裴少韫。

他古怪的态度,令江絮雾捉摸不定。

可见阿兄这般说,江絮雾伫立在廊下,绛红披帛在挽在臂弯,鬓角耳垂下的金丝白玉耳环因风晃动了几下。

江辞睢不免失神望去,旋即想到阿妹的话,眉头紧皱地说:“我也不确定,总之这人你还是少跟他接触。”

“嗯。”

江絮雾自是不会跟他有任何接触,她这乖巧温顺的样子,江辞睢紧绷的神色松懈下来,他像往常一般,抚摸阿妹的脑袋,俨然慈兄的做派。

“这几日的谣言你不要担心,我已经帮你寻到一处山庄,你在山庄待上一两个月,等到谣言散去,我再送你回来。”

江辞睢本身不想阿妹离开他身边,可事已至此,他只能出此下策。

江絮雾心里神会,露出浅浅一笑,“嗯,一切听阿兄的吩咐。”

兄妹俩个在廊檐下,闲聊了几句,江辞睢因公务在身,很快离去。

江絮雾则是回到厢房,绣着香囊,闻着梨花香,享受着难得安宁,可倚在窗棂边,风微微拂过发髻上的流苏簪子,发出叮当响声。

忽然,针不小心刺入指腹,血珠子地滴出来,抱梅惊呼,“小娘子。”连忙用绢帕帮她止血。

“别担心。”江絮雾看抱梅大惊小怪,不免失笑,可心中升起不妙的想法,像蚂蚁一样,爬入她的心底。

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江絮雾望向窗棂外,天色俨然暗沉,仿佛香匣子里摆放的螺子黛,阴沉晦暗,令他揪心不已。

“抱梅,我总觉得有事发生。”

抱梅用绢帕细细为她擦拭指腹的血,闻言一愣,“小娘子,我们最近不是好好的吗?”

“我也不知。”她莫名的心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