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越之接连好几日都在御书房里,与皇帝就重整土地改革税制的事商讨了许多轮。

今日这新政的轮廓已经有了,接下来就需要找所涉及的各部商议如何推进和改进。

御书房里,皇帝合上奏折,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对着程越之说:“你去传令,让户部、工部和刑部的人过来,咱们说说这个事儿。”

程越之刚想出声应下,一个内侍便跑进来,禀道:“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听到这话的皇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赶忙吩咐道:“快,快让皇后进来。”

随后又对着程越之说:“今天你就别叫那些人过来了,有事我们明日再议。”

程越之自是明白皇上的意思,立刻退出御书房。

皇后最后走了进来。

已经很多年没有打扮过的她今日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的宫装,还在额面上贴了珍珠,别出心裁的造型让皇上也眼前一亮。

他赶紧走上前迎接,温声问道:“你怎么今日想起到朕这儿来了?”

皇后莞尔一笑,嗔道:“怎么?陛下不愿臣妾来吗?”

“怎会!你许久没有主动来寻朕了,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罢了。”

“倒也不是臣妾想要来,只是臣妾不得不来。”

“哦?朕听闻你这些日子状态好了不少,还经常寻太医院的医官来调养身子。你能想通,朕,很开心。”

皇后看着眼前的人,心里感慨万分。他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也是自己曾经真心实意对待的夫君。

她看着他已经染霜的鬓发和不再年轻的容颜,觉得恍若隔世。

哀莫大于心死,可若是心不死,她今日也不会如此气定神闲地站在他面前同他做戏了。

皇后脸上依旧带着娴静的笑容,说:“宝珠那边又传来好消息了,如今已经怀孕三个月,胎象稳固。臣妾想着,等这个孩子出生就接到我宁安宫来,我亲自抚养。一来能给宝珠减轻些负担,我知道陛下还对她委以重任,二来呢,也好陪陪我,宁安宫着实冷清了些。”

皇帝听完点了点头。

他拉起皇后的手放在手心,说话态度和语气是难得一见的温柔:“宝珠的赏赐朕昨儿已经让人送到府里去了,等那孩子顺利出生,朕自然会再行恩赏。不过,你这个主意倒是好,朕准允了。”

“陛下这么快就允了?”

事情进展的过于顺利,让皇后也有些惊讶。

“怎么,顺利还不好吗?这以后朕也能常常去宁安宫看看孩子,也看看你。”

皇后轻笑一声,说:“这天下都是您的,宁安宫您自然是想来就来,何需找什么借口找什么由头呢?”

皇帝被这话问的沉默了半晌,他唤着皇后的闺名,唉声叹道:“芬儿,这么多年你总是把朕拒之门外,而朕也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你和朕年少夫妻,伉俪情深,可罗楚的事又何尝只是朕的原因呢?”

“兄长的事臣妾并未怪罪过陛下,朝堂之事我虽不懂,但也知道陛下有陛下的难处,兄长作为臣子理应为陛下分忧而不是让陛下难做。”

皇后温声软语,让皇帝的心也跟着颤抖。

她说从未因为罗楚的事而怪过他,她是多么善解人意又温顺乖巧的女子啊!在外撑得起皇后的架势,端庄威严,而独处时也能有红袖添香柔情蜜意。

这么多年,他后宫这么多嫔妃,也没有一个人能与皇后比。

可自己还是伤了她的心,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梗在他们之间,成了彼此一辈子都不会愈合的伤疤。

皇帝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稍一用力便将她的身子倚在了自己身上。

皇后却在瞬间挣脱了他的怀抱,仰起脸问:“臣妾想恳请陛下,让臣妾这段日子能出宫去宝珠那里多看看她。臣妾这么多年只有宝珠一个孩子,我如今也不再年轻,没有再为陛下生儿育女的可能,我只一心想要关切宝珠,别无他求。”

提到孩子,皇帝即使是不想让她出宫去公主府也难开口,他知道当初皇后无辜孩子无辜,可那时朝局动荡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自觉不愧对列祖列宗不愧对黎民百姓,可唯独愧对二八年华就嫁给自己的皇后。

“宝珠是朕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朕与你唯一的孩子。更何况她虽为公主,却聪敏能干,为朝廷做了不少事,我自是疼她。罢了,也不必在意那些规矩,你是朕的皇后,你想去随时可以去。”

听他说完,皇后脸上露出了一个从进门到现在,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公主府位于城东最好的地界儿,是长公主及笄那年皇帝钦赐的府邸。

虽然她在出嫁之前一直住在宫里,可这府邸光是修缮就用了三年花费了上百万两银子。

故而她与驸马住进去的时候,整座公主府几乎是崭新的。

夏言贞穿过九曲回廊往水榭处走,今日闵嬷嬷来传话,说要她去公主府为皇后娘娘请脉。

想来皇后最终还是把她们办事的地方选在了一个最令她安心之处,也就是长公主的府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姐没死透又回来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