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山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到大婶提到抄电表员,谢红梅心底略微一颤,下意识地看向几步开外的李子方。

李子方正等着谢红梅一块进屋,站得离她俩有些距离,没听清她俩交谈的具体内容,见谢红梅突然神色复杂地望向自己,迈步过去:“咋了?”

谢红梅侧头凑近他,低声道:“大婶说,刚才跟光头老板一块过来的,是抄电表的。”

李子方闻言顿时眼眸一凛:“前两天我才碰见老何在逐户抄表。”

谢红梅自然也是发现了不妥,才跟他说这茬。

在这里居住的这些日子,几乎每个月的月底,最后那几天抄电表的日子,都能碰上来抄表的老何,不忙的时候还会客套几句,因此都是脸熟的。

可从未见过这个人来抄表。

李子方跟谢红梅使了个眼色,转向大婶,故作好奇地问:“婶,您说刚才跟那光头一块过来的男人,是抄电表的?”

大婶狐疑地打量他俩半晌,一脸“难道他不是吗”的表情。

李子方:“您见过他来抄表啊?”

大婶点头:“就碰见过一回,之前都是另一个个子矮一点的来,也戴着那样的帽子,背着个包。”

李子方跟谢红梅交换了个眼神,默契地晓得她所说的矮个子,指的是平日里来抄表的老何。

李子方继续循循善诱:“那您是啥时候见过他来抄表啊?”

“就......上个月月中的时候。”大婶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像是在搜寻着记忆,“十六号,对,十六号。”

李子方心中一骇,转头看向谢红梅。

谢红梅听到这个日期,仿佛平地一声惊雷在耳边响起,眼睛都瞪直了。

她记得比谁都清楚。

上个月的十六号正是自己屋外头的电线被剪断的那天!

李子方敛了敛脸色,朝大婶挑了挑眉,继续试探道:“您咋记得这么清楚是这一天?”

大婶脸上漾起浅浅笑意:“这天是我孙子生辰的前一天,我带他出去置办些东西,打算下午就去番禺,去他爹妈那,给他过生辰,回来就碰见他在你屋子边上电表那。”

说着大婶突然皱了皱眉:“不过话说回来,往常抄表不都月底抄嘛?你们是电费被多收了,让人过来复查了?”

谢红梅听到这里,感觉心里那条在风浪中飘摇的小船差一些就要靠岸了。

但尽管心里焦灼,面上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你可瞧见他在我电表那了?你记得那会是什么钟数不?能详细说说那天的情况不?”

“那天......我们买了东西回来,就凑巧碰见他在你电表那站着,样子可认真了,然后我放下东西在门口,又去了扔垃圾,回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那会应该......应该十一点多吧,咱们进屋没多久,收音机就开始播《伦文叙》了。”

大婶细细地回忆,说完之后发现他们神色越发的凝重,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咽了口唾沫:“你们这是咋了?”

谢红梅再次跟李子方对视一眼,从他的神情上看得出,两人都心照不宣。

十一点左右这个时间,是对得上的。当时圈出来的断电时间就是在自己烧饭到收摊回家这段时间内。

难怪警官说有证人看到光头老板来这边送饭,经过就走了,并没有干过剪电线这事。

也难怪次次质问光头老板,他都言之凿凿,说没有人能证明他干过。

因为确实不是他干的,而是另有其人!

谢红梅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婶,你先进来吃饭,今天我这开业,有些闹腾,打扰到你了,我请你吃个饭,当作赔个不是。”

大婶见她表情恢复如常,收起了疑虑,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白吃你的,你也没打扰到我,开店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我也出来看看热闹,沾沾喜气呗。”

大婶一脸恳切替自己高兴,谢红梅心中感动,跟她寒暄了几句,邀请了她跟孙子到自己店里头去吃饭,接着就把李子方拉到一边。

谢红梅低着嗓音,试探地问:“大哥,你觉得是这个人干的不?是光头老板让他干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