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方才在主峰,众人围观,他并不想在其余四城主面前露出底细,如今落于这皑皑白雪间,无人追拦,淼渺无迹,便再无顾忌,刀法骤然狠辣起来,是刁钻古怪,花样辈出,只重小节,而不论大势,与大漠中伏击他们的,只争利益,不论胸襟气节的三流杀手一般。

此地多生黑岩,又有松林如云,离山顶有些距离,且顶上雪轻,生高大山石拦断,倒是不怕引起崩塌,因而他那刀,大有催命之凶,仿佛只有刀的主人死去,才能令人安心。

荆白雀却安之如素,只哼笑道:“有本事尽可来取!”

眼下她抽身,拉开仆步,也不再跑,竟也起了性子,转守为攻,要和他强硬地来一场格斗!

——

雪顶之上,乌牙轻功一纵,便要追过去,却被宁峦山防着,他刚一个起跳,就被扑到雪里。

乌牙:?

“脚滑了。”

“哦。”

“你背我回房,我是病人。”迎着乌牙满脸的疑惑,宁峦山厚着脸皮猛咳起来,也不等他反应,直接跳到他背上。

乌牙被他压得膝盖一弯,骂骂咧咧往回走:“我怀疑你在打我主意。”

“你想多了。”

“宁狗,不是我说你,你婆娘要被人揍了你还不急……”

宁峦山揪了两根毛往耳朵里一塞,遥望雪峰,不禁想:定然是昨夜说起山中异常,白雀生疑,有心想要借机试探,可万不能让这些人去坏了她的好事。

半晌后,他松开一只耳朵,半眯着眼道:“你是没见识过你嫂子的本事,就是罗摩道我站在这儿,她也照砍不误,更别说她当初还能从中原那个天下第一手底下逃生,有机会我让她跟你过过招。”

乌牙脸一黑:“不了不了。”

宁峦山笑着:“来嘛来嘛。”

“你大爷的!”

宁峦山沉默了一瞬,拍拍他的脸:“大爷,来嘛来嘛!”

几位路过的使女,红着脸低头跑开,亭瞳坐在阁楼上,意味深长地瞧着他俩,敖格边走边回头看,差点撞在石头上,那些苦修的信徒,更是如避瘟神,药师扔过来不明膏状物体,评价了一句贵圈真乱,把门拍上。

乌牙脸更黑了,把他往雪地上一扔,气鼓鼓走开,他心里毫无负担,反正这家伙也不是真要人背,不过就是不想自己去坏事。

“走了,睡大觉去。”

少年重重踢上门,好像真气得不轻,却在宁峦山抖了抖大氅上的雪,进入隔壁屋子后,把门栓拉上,轻飘飘从后窗跳了出去。

一夜飞雪后,昆仑好像又冷了一些,刺骨寒心,可山外明明正瓜果飘香,人间正丰年大好。

——

昨日那药丸是好药,如今气走百骸,真元聚顶,一身轻松,荆白雀随即一个鹞子翻身,在山岩连蹬数脚,回马杀来,手中大夏龙雀翻转,一个跳劈携风带雪,打得苏赫踉跄。

苏赫的马刀宽背薄刃,即便精铁所制,却也十分沉手。

他将右腿狠狠扎进雪中,以此为桩,旋身甩刀,力出千钧,回手削下半块黑岩,只听头顶隆隆数声,阴云压顶,荆白雀提气,就地一滚,连劈数刀碎裂大石,自乱雨中穿出,前行绕过老松。

第六十二手,雁荡回天!

松针分锋,簌簌如雨,白影一闪落在苏赫身后,直取其后心。

苏赫如背后长了眼睛,粗喘两口气,马刀后甩,弯腰一折,其刀凌空,灌注八分内力。荆白雀嘿了一声,身法周转,但她身后便是斜坡,两侧岩壁太远,无法借力跳斩,只能飞身上了一棵幼树,一路奔至冠顶,借着树干弯曲的力度弹出去,双手握刀如风车,与之聚力一会。

轰——

树断雪飞,两人撤手,各退一步,谁也没讨到好。

苏赫战红眼,浑使乱刀,快斩一气,雪里的影子未动,他心头大喜,以为砍中,向前又快进两步,那影子才慢慢随雾气散开。

不好!

他心中念头浮起,但为时已晚,白影自刀光中迸射而出,咦了一声,最后飞来后招。

第九十二手,风波定!

风雪骤停。

苏赫坠刀脚边,连呼了三声“好”,冲她抬了抬下巴:“看来你是对城主的位置势在必行,只可惜五城论剑未至,这并不合乎规……”

“四城主你误会了,小女子并非要夺城主之位,只是忍不住想练练刀。”

“你拿我练刀?”苏赫盘膝坐下,脸色却红里透白:“你毁我屋舍,破我宝刀,竟然只是为了逼我出来练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东晋探案录》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