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夏晴乃下意识向上仰头,想要躲开,却是徒劳。她只感觉自己像一只被食肉动物咬住脖子,可怜挣扎的小动物,想去推开身上的人,可被禁锢的手腕没有一点力量,软绵绵地倒在滚烫的桎梏里,动弹不得。

小夏晴乃第一次有了深刻的危机感。以及,她想到之前自己控诉萩原研二节奏太快,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当时的表情惊讶中又带有委屈。

……原来小萩一直都有手下留情。

小夏晴乃闭了闭眼,挣扎无果后,她发出细微的声音。

“小、小萩……”

搭配上她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加上她只能向‘欺负’自己的人求救就更可怜了。

这个称呼如安全词般,埋在她脖颈上的萩原研二停下轻咬的动作。只是温热的唇瓣还是留恋地在她脖颈处吻过,顺着脖颈向上,落到脸颊、唇角,最后在小夏晴乃微张的唇瓣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一触即分的吻,像做梦一样柔软到不可思议。

萩原研二撑起身体,看着被笼罩在自己阴影下的金发少女,她眼中泛着水雾,金眸中一片湿润的迷茫。

“好了,结束了~”

他挪开禁锢小夏晴乃的双手。见金发少女似是没回神一样呆呆的表情,萩原研二挑起眉头,戏谑道:“小晴乃想继续下去?”

一句话,小夏晴乃猛地回神,她手肘拄在地毯上,强撑起发软发热的身体。

等她坐好,萩原研二又凑过来,吓得小夏晴乃炸毛,萩原研二忍不住笑出声。

“好啦好啦,没事了,已经结束了,研二不会再使坏了。”

他说着,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小夏晴乃的鼻尖,不带有欲色,单纯眷恋的行为,平复了小夏晴乃紧张的情绪。

“真的?”

小夏晴乃胸口还存有心悸,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只是声音毫无质疑,已经是信服的柔软。

“当然,在这种事情上研二不会说谎的。”

萩原研二弯起双眼,倾身又在小夏晴乃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小夏晴乃条件反射性地闭上一只眼睛,有种被顺毛后的乖巧:“好吧,我相信小萩。”

她想了想了,扭头看向窗外,暴雨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那小萩你今晚……还会留在这里吧?”

虽然她现在已经明白了,留一个成年男性在家里的危险性!但是也不能让萩原研二就这样顶着暴雨回去啊!

萩原研二看着紧张时不时用眼睛偷瞄他的小夏晴乃,眼底闪过笑意。

所以说啊,小晴乃还真是……

“嗯,会留下来的。”萩原研二伸手抱住小夏晴乃,身高差的缘故,他的身体可以轻而易举将小夏晴乃娇小的身体笼罩,双臂揽在她身前。

他的下巴搁在小夏晴乃的头顶,笑意中带着慵懒的意味:“研二也不想让小晴乃担心,而且——”

他留下足以吸引人的话,引得小夏晴乃在他怀里侧头,金色的眼眸向上:“而且?”

萩原研二紫眸中饱含笑意,语气夸张:“而且,要是打雷的话,可怜的小晴乃一个人要怎么办呀~”

小夏晴乃怔了下,随即脸颊一点点涨红,她挣脱萩原研二的怀抱,一下站起来,结结巴巴说:“那、那已经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现在她才不害怕打雷了!

“好好~”萩原研二微笑附和。

小夏晴乃:……火大!

“不过,要留宿的话……”萩原研二瞥了眼身上的衣服,看来今晚就只能将就穿这个了。

小夏晴乃顺着他目光望去,脸上闪过了然:“居家服的话,我这里有!”

“……诶?”

不等萩原研二发问,小夏晴乃跑进房间,一会又迈着轻快的脚步跑回来,怀里多了一套衣服。

萩原研二接过衣服,有些惊讶道:“小晴乃你真的有我能穿的居家服吗?”

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和体型差还是很大的,就算小夏晴乃衣服里的最大码,他估计也穿不进去。

“当然,这件不是按照我的尺码买的,是按照小萩尺码买的。”

小夏晴乃顺口说完,静了几秒,她猛地反应过来,红着脸摆手:“不不不,不是小萩你想的那样!”

萩原研二怀抱睡衣,似笑非笑道:“小晴乃觉得我怎么想的?”

“就、就是……”小夏晴乃憋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破罐子破摔道,“之前在游乐园不是穿过小萩的衣服吗!当时觉得感觉还不错。”

当时,她是想也穿穿萩原研二别的衣服试试,又觉得这个要求提出口有些太难为情了,干脆就默默记下尺码,自己买了。

本来是想买能当素材的日常衣服,却看上了舒适的居家服,上衣真得很舒服,宽松舒适,她在家里当睡裙穿,裤子是附赠的直接被她压箱底了。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一天派上用场。

“所以,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小夏晴乃闭上眼,提高音量,“我真的不是变态!”

“……”

“……噗!”

小夏晴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恋人是hagi哒!》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