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最新章节。

“要不是曾天涯发现了你,你是不是要外头站上一宿?”

方许的声音传来,沈济像是突然发现了她的存在,蓦然回首,同她对上了视线。

“夫…夫人……”

见到心心念念的人,沈济像是久旱逢甘露,心一下子又活起来。

方许缓步踏进大堂,视线盯着面前似落汤鸡般的男人,轻声问道,“你们方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沈济别过头,露出自己更好看的一边脸,闷声道,“原想藏在心里,不料竟被夫人听了个正着。”

谢黎大为震惊,他不懂男人的脸色为何能变得如此快。

方许垂眸盯着他,语气不悦,“你屡次三番受他们影响,不光是谢黎忍不下去,饶是我,也要替你讨回一些公道。”

沈济愕然,回首望向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方许皱起眉头,目光落在他身上,轻声道,“你是个聪明人,心思也活络,为何心甘情愿被他们拿捏?”

“鱼死网破又如何,谁也别想着独活。”方许紧盯着他,似是要看透他的心,“饶是两败俱伤,你也能重新端起书,当回你的先生,他们却是没了可以养老的人,余生尽苦,按道理应该是他们更怕才对。”

沈济眸子微暗,安静瞧着她,一言不发。

方许刚想说话,却猛地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你是怕自己陷入他人口舌,没办法继续呆在朝中,升不了官?”

“世子,衣裳来了!”长帆跑进来,打破了屋中的僵局。

谢黎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拽过长帆,沉声道,“走走走,莫要在这碍眼。”

“世子……”长帆一脸茫然,尴尬的举着手里的衣裳,“沈大人身上还湿着……”

谢黎冷哼,抬脚出了大堂,“让他滴答水去吧,冻不死他!”

屋中只剩下方许和沈济,寂静的可怕。

方许固执的盯着他瞧,似是在等他一个答案。

沈济扛不住她的目光,有些狼狈的转过头,沉声道,“坐不上高位,怕夫人厌弃我。”

总算是说出了心里话。

方许轻叹,有些头疼,“这世上就没人能治得了他们吗?”

沈济摇头,“没……”

“谁说没有!”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在大堂,引出阵阵回声。

二人循声望去,瞧见了神色沉重的元婆婆。

“母亲?”方许一怔,诧异开口,“这大半夜的,您怎地醒了?”

“天涯嗷一嗓子有鬼,想不醒都难。”元婆婆缓步走进屋里,目光落在沈济身上,眼底漫上一丝怜惜,“小沈呐,你品德良善,拿捏不了那两个混鬼,不是你的错,刺头就得交给铁板,明日一早,我就去会会这两个老东西!”

沈济一愣,抓紧问道,“长公主要如何做?”

“这就不用你管了。”元婆婆摆摆手,神色随和,“我只是教两个老东西做人。”

“母亲……”

“乖乖,去睡觉吧。”元婆婆瞧着方许,用眼神安抚住她,旋即转首望向沈济,低声道,“今天晚了,小沈就宿在府上吧,我让妙玄收拾好了屋子,明日早些出门,避着点人,出不了岔子。”

沈济受宠若惊,却不敢开口应下,下意识看向方许。

方许神色如常,只淡淡吐了句,“都听母亲的。”

沈济松了口气,在心里悄悄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