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六十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七月末,府邸外的守卫撤了。

临别前,陆离揣好元嵩最后一次的“贿赂”,告诉他:“前几日,有官员状告太子少傅与前朝余孽勾结。据说太傅贪利私下挑唆太子低价收购马匹、纱布、药材等,再高价转卖给余孽的头领,从中赚昧心钱。谁知把太傅押送到刑部审问时,太傅果断否认有这回事,还反咬一口是太子命他这么做的,意图也并非为了钱财,而是为以后做打算。”

元嵩与太傅交情不深,对他的印象却很深。此人待人刻薄,自命不凡,时常与东宫其他官员争吵,属于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的典范,为一丁点小事也能跟旁人大打出手,自个儿若不留神犯了错,便丢开不提了。

自从元月和六皇子成亲后,元嵩不知挨了他多少白眼,受了多少嘲讽。但元嵩心胸宽广,不屑计较,次次一笑而过。

陆离放低声音:“太子急不可耐要继承皇位,欲以暴力手段尊陛下为太上皇。”

后面的话陆离没说,元嵩却也有了计较:“太子,大势已去?”

陆离不置可否,含笑打量元嵩,突然拱了拱手,语气有些耐人寻味:“大人的好日子,马上就来了。”

元嵩回拱手:“将军折煞我了。”

眼看着陆离转入街角,眩晕徐徐从大门后走出来,侧目看一眼元嵩,合眼笑着:“他果然今非昔比了。”

元嵩听出她话里的惆怅来,拍了拍她的肩无奈道:“世事难测,走一步算一步吧,好歹元家是保住了。”

两个多月的禁足才换来这时的自由,元月当然不会浪费,她要去端阳王府看看杜衡。

元府、王府隔得不远,来回脚程不过一炷香,她舍了马车,悠悠散着步去。

刚出巷子,远远望见曹平急急过来,她下意识扯缀锦回头找地方藏。

元府西墙外有颗百年大槐树,树干足有四个壮年男子合抱那么粗,两人一闪身躲到树后,元月探出一只眼观察曹平的动向。

不多时,曹平走出巷子,目不斜视进了元府。

她放了心,凝心等了阵子,才推缀锦离开。

还是在巷子口,元月又注意到一个熟人——方云英。

犹记得那会儿他故意寻六皇子府晦气之事,她干脆视而不见,扭脸去街对面,快步甩开方云英。

“元姑娘,等等!”方云英穷追不舍,跟在后面说,“我有很要紧的事跟你谈。”

缀锦险些被挤开,狠狠瞪着方云英:“青天白日的,方公子这是做什么?你们读书人不都讲礼吗,怎的硬撵着我家姑娘拉拉扯扯!”

方云英更进一步,直接拦住元月的去路:“元姑娘,是关于六皇子的。我敢保证,你不听绝对会后悔的。”

元月止步不前,瞥一眼斜对面的茶馆:“去那儿谈。”

小二上茶完毕,元月不急不躁抿了口茶,才道:“方公子口中‘我不听会后悔’之事,我很是好奇。”

方云英可没那功夫品茶,看都不看茶碗一眼,开门见山:“是六皇子害的我母亲受尽苦楚,也是他害我母亲惨死于街边。”

缀锦在旁侍立,闻得忍不住发笑两声:“方公子这话不对,你母亲故去,怎么这么久了国公府不发丧呢?”

同在一条街上住着,国公府有什么动静元府不可能不知道。

方云英两臂夹着头咬牙切齿:“他们只顾着安享天伦之乐,哪里会为我母亲着想!我只恨我身无功名,手无寸铁,不能为我母亲发声……”

他的举动把缀锦吓住了,呆愣片刻,缀锦赶紧补救:“是我失言,方公子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方云英放开脑袋,手掌用力拍下桌子,震得茶碗嗡嗡响,“我母亲本来好好的,全是因为六皇子横插一手,你们要我如何节哀顺变?!”

从始至终,元月不发一语,只冷眼旁观着,仿若一个局外人。待方云英闹够了,方道:“凡事得讲究证据,你总不能红口白牙便污蔑人吧?何况污蔑的对象还是皇子。”

幸亏杜阙在宫里忙着夺嫡,抽不出身来顾忌外面这些事,否则以他现今的手腕儿,方云英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我污蔑他?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我一个平头百姓,除非我不要命了才敢凭白泼他脏水!”方云英的态度显然也知晓最近宫里发生的变故,他冷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卷画儿来,向下抖开放到元月眼前,“你好好认认,画上画的是不是六皇子府的人。”

不需她作答,缀锦抢先惊呼:“这、这是素云?”

画上的的确是素云,不会认错,因为素云的嘴边长了一颗雪花大小的黑痣,甚是显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