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那样多管闲事的人?”林惜昭抿了口茶水,“无外乎又是豪门世家里的那些狗血故事罢了。”

不用说林惜昭都能猜到,无外乎是十指有长短,父母偏心小的苛责大的罢了。

探春抿了抿唇,表情微妙,一看就是另有隐情。当然,林惜昭不问,她也不说。

“图家家主也请了你和湘云?”

说着,探春从袖中翻找了一块松木制成的帖子,正是图二公子丧礼的请帖:“溯危城受门内庇护,我和湘云无论如何都得去一趟。”

茶足饭饱后,几人商议了一番接下来几日的行程。除了图锆回了图家给丧礼打下手,他们六人一连跑遍了所有出现过妖乱的地方,几乎没怎么在客栈停留过。

星夜无月,仅在天边飘着一丝淡淡的云。

“哎呦——终于回来了,我的床,我可要想死你了。”风餐露宿了两日,按万鹏自己的话来说,他就要累成狗了。

迈着发软的双腿进了客栈,他抬头瞥了一眼前方的几个女子,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难怪人家能做宗门的天娇,这精神劲和用不完的体力,就不是尔等普通弟子能比的了的。

前方蓝色裙装的女子摁了摁太阳穴,忙活了这三日,所得却不如第一日多。

那些地方太安静了,遗留下的痕迹几乎全被抹去,宛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念及于此,林惜昭长长叹了口气,往院子的方向去走去。

随着她一步踏前,她的面前倏然出现了一道剑光。

白雾霎时散入,雾气却在下一刻被锋利的剑光刺破,林惜昭耳后的发丝甚至被斩断了一截,游龙一般却带着寒意的剑光凛冽如昔。

林惜昭抬手,然后出剑,数道剑光从她衣摆间流出,如携风雨之势。

剑刃碰撞的咣当声响成一串,观战的人只能看见两道流光不停碰撞。

几息后,一枝红梅折了,落在了白玉修洁的掌心。一袭白衣的青年捧着艳艳红梅站在离林惜昭不远处,侧脸冷白如玉,衣袂翩翩,握剑的手却出奇的稳。

“师兄!”林惜昭的杏眸里陡然亮了起来,她三步两步走到青年面前,“你怎么过来了?”

宋逾白嘴角弯了弯,他没有回答,不知在想什么。他青年垂眸,那枝梅花斜斜插入林惜昭发间。

林惜昭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位置恰到好处,连花瓣舒展的方向都是恰当的,上面似乎残留着他的体温,他的手似乎很凉,但又是暖的。

林惜昭的手指微钝,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她有些无措,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她被人从后一把揽住肩膀,只听见娇俏的女声道:“不光是宋师兄,我也来了。”

林惜昭转头一脸无奈地望着左江蓠,两年多不见,她怎么觉得这姑娘的脾性比从前还要跳脱些。

“我听别人说,舞阳真人带了你和朱师侄出去历练,怎么就来溯危城了?”

“这个嘛……师祖带我们一路游历,前几日恰好到了云华派,正巧就碰上了宋师兄,还有云华派的执剑长老收了这儿的信,知道你来了这里。有宋师兄护送,师祖便遣我来此历练一番。原本师兄也要来的,可他死活要赖在云华派不走,没办法,就只有我咯。”说到最后,左江蓠摊摊手,很是无奈。

来了两个高手,其中一个被林惜昭唤作师兄,不做多想就是紫云真人座下那位极其得意的弟子了。

湘云和探春他们虽未见过,也从师长或者仙门里流传的小道消息听说过宋逾白的名号,极郑重地向白衣青年问了好:“见过宋师兄。”

不远处的回廊下,万鹏扯着王涛的袖子问:“哪个就是云霄宗的首座弟子啊?他也是来帮咱们忙的?”

他们全然不知他们的交谈已然全数落入了林惜昭和宋逾白耳中。

等左江蓠絮絮叨叨吐了朱俊清好一会儿,林惜昭私下传音给宋逾白,问了同样的问题:“师兄是来帮忙的?”

“不是,我只是顺路来看看昭昭。”

林惜昭更怔,反应过来后,强压着急促的心跳,“是来找七情的?”

宋逾白比林惜昭足足高出近一个头,林惜昭需得仰头看他,脸颊上的一对酒窝愈发明显,宋逾白抿了抿唇,欲盖弥彰地收回视线。

“不是。”

林惜昭一头雾水,欲言又止,就听宋逾白传音:“受云华派执剑长老之托而来。”

---

林惜昭住的院子还有两个房间,宋逾白和左江蓠理所当然住了下来。

刚对着铜镜卸掉发间的最后一枚玉钗,“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林惜昭推门,左江蓠抱着一床被褥挤了进来,一头躺倒在床上。林惜昭去拉,她也不起来,说是许久未见,要进行一场女儿家的夜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红楼]全员修仙十二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