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宁倏地眯起眼睛,又往前逼近一步。

陆雪下意识的又向后退去。

身子紧紧的压在身后的栏杆上。

这小区的房子很老旧,栏杆长年失修,早就腐朽不堪。

一声咯吱声响后,陆雪突地向后倒去。

不过,她运气不错,慌乱间,她抓住了楼板的边缘。

陆雪整个人悬在十几米高的半空中,手死死的抓着楼板,吓得大声尖叫。

“救我,温宁,救我!”

温宁慢慢的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那样子,就像在看一条垂死挣扎的可怜虫。

“陆雪,当时周言死的时候,一定也和你现在一样痛苦和恐慌。”

陆雪大叫:“你正在直播,你要是不救我,就是见死不救,会被那些人骂死的!”

温宁嗤笑一笑,低低的道:“谁说我在直播的?我是骗你的!”

陆雪又气又怕,大声尖叫:“贱人!”

温宁倏地眯起眼睛,一脚踩在陆雪的手上:“这个时候了,嘴巴还这么讨厌!”

狠狠的碾磨。

仿佛每磨一下,周言受到的伤害就能减轻一分。

陆雪这时才明白过了,温宁是真的想杀了她。

她惊恐的大叫:“不,你不能杀了我,不能!这里有摄像头,能拍下你杀人的证据!”

温宁冰冷的笑了:“你当时逼死周言的时候,都不怕这里有摄像头,我为什么要怕?这里有没有摄像头,你比谁都清楚,这个时候了,还敢撒谎!”

说着,脚下狠狠用力,陆雪痛得尖叫不已。

不过几下,陆雪漂亮纤细的手就被踩破了,鲜血直流。

十指连心的痛让她又叫又哭,痛苦不已,但又不敢松开楼板。

很快的,底下就聚集了几个人,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报警。

陆雪尖叫道:“温宁,下面有人报警了,你要是不救我,会被视为谋杀!”

温宁眯起眼睛,又一次狠狠的踩在陆雪的指尖上,语气十分冰冷:“你要是现在死了,最多算个坠楼身亡。”

陆雪疼得尖叫,可温宁一点也不想松开。

这时,温宁身后传来熟悉低沉的声音:“温宁,你又一个人出来了!”

温宁没回头,又一脚狠狠踩在陆雪的指尖上,陆雪疼得几乎死去,尖叫不已。

“小叔,救我,温宁想杀了我!”

陆晏辞几步上前,把温宁扯到了一边。

他大略的查看了一下温宁,没看到她身上有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脸色特别不好看:“早上认错,下午就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

温宁低低的道:“你是来救她的吗?”

陆雪还在大叫:“小叔,救我,救我啊!”

陆晏辞看了一眼悬在半空中的陆雪,眼神很冷:“你想她死还是想她活?你来决定。”

温宁猛的抬头,看着他。

就在刚才,她还以为他是来救陆雪的,一定会指责自己,却不料,他让她自己选择。

“你不是来救她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小妻太娇,陆爷又在执行家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