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018

三个餐盘中,分别装着的是心脏、大脑和一对眼球。

这……

就算在梦中,也未免太过真实了点。

即使莉莉安是警察出身,看着那餐盘里血糊糊的脏器,也不□□露出震惊的神色。

尤其是当维尔多先生以虔诚的姿态接过刀叉,替螳螂夫人将心脏与大脑耐心切片之时……她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绷住了看似如常的面容。

很好,是她方才高估了梦境的分级,这一点也不全年龄好吧!

维尔多先生将餐盘中切片的肉送到维尔多夫人嘴边:“维多利亚,你一定饿坏了,快来吃吧。”

螳螂张开了口器,将滴滴答答殷红血珠的肉咀嚼着送入口中。

“真美味。”维尔多夫人的声线甜美,却也幽怨,“唉!可惜今后不能再吃了。”

“为什么?”莉莉安趁机问。

“因为已经有了不少风言风语呀,”维尔多夫人委屈道,“即使是在碧蓝港,也有人说我寻找食材,本质是为了吃了他们延续美貌。还有人说我是名女巫,就是那传说中的牧恩夫人呢,可——”

她话没说完。

提及牧恩夫人,跪在地上的亚历克斯·诺瓦利斯猛然挺直了脊梁。

他的肩甲撞到餐桌下方,发出铿锵声响,叫维尔多夫人蓦然止住步伐。

螳螂的复眼直直转向诺瓦利斯。

莉莉安挑了挑眉梢,抬起鞋尖踢了诺瓦利斯的腰侧一脚:“跪好。”

诺瓦利斯:“……”

白骑士也自知反应过度了,在梦中引起警惕,代价可不只是被丢出宅邸这么简单。

他咬紧牙关,棱角分明的深色面庞绷得死紧,莉莉安都能猜出来诺瓦利斯是怎么骂自己的,可他仍然是老老实实地又四肢着地跪了回去。

维尔多夫人这才出言:“倒是听话。”

“哪里的话,”莉莉安保持微笑,“一匹烈马,脑子还不好使。”

诺瓦利斯:“…………”

莉莉安继续对维尔多夫人说:“训起来很麻烦,我还得多多向您学习。”

说完,她看向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维尔多先生。

不管现实中什么情况,在梦里他恭顺谦卑的活像个奴隶。

“搜寻食材,也得你情我愿才行,”维尔多夫人柔声道,“不然影响到最终菜品的滋味就得不偿失了。本质上,就是投其所好。”

她张了张口器,维尔多先生将一片鲜血淋漓的心脏肉片送到嘴边。

“自尊心高,就做个傻瓜,尽职尽责地吹捧即可,”维尔多夫人的声音既轻又体贴,“可惜气性太大,我能捧,别人可不见得。落得自己活活气死的下场,唉,何必如此。”

血淋淋的脏器被入口咀嚼,发出咔嚓咔嚓声响。

紧接着,维尔多先生又叉起一块脑花。

“脑子好用,喜欢聪明人,稍微展露一点,他就自己贴了上来,”螳螂又品味着脑花,慢慢说,“说是什么神明赐予他的灵魂伴侣……他也确实不错,可因劳累而死,也不能怪我呀。”

维尔多夫人又低头看向最后一个盘子里的眼球。

尽职尽责地维尔多先生将眼球送入螳螂的口器之中。

“位高权重,野心勃勃,但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维尔多夫人摇了摇头,“出意外的时候,我还在城外度假,这,这怎么能责怪到我身上来呢。”

话说完,她也将三盘主菜悉数清空。

如刀锋般的前足优雅地挑起手帕,维尔多夫人擦了擦嘴。

“唉,成日这些,我都吃腻了。”她委屈道。

没想到一旁的维尔多先生,因此陷入了疯狂的激动之中。

“来吃我的,来吃我的!”他英俊的面庞变得无比狂热,“我愿意!”

维尔多先生一把抄起桌上的餐刀,当着莉莉安的面,直接捅入右上腹部!

鲜血几乎是立刻喷涌而出,飞溅至维尔多夫人的衣裙、乃至餐桌的白桌布上。

莉莉安真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克制住原地站直的条件反射,她震惊地看着维尔多先生剖开了自己的腹腔,在喷涌的鲜血之中,他扯出自己的肝脏。

这下,没人替维尔多夫人切割内脏了。

可她也不在乎,螳螂的前足扎透维尔多先生颤颤巍巍奉上的肝,并不挑剔,一口一口将其吃进嘴里。

“比尔,是最好的那个,”维尔多夫人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悲伤,“可有些人就是会因药物不耐受而死……我向牧恩女士求救本是想救他的。”

强忍着恶心,莉莉安倒是明白了维尔多夫人梦境的含义。

心脏、大脑和眼球,摆明了属于她之前的几任丈夫,吃下去的象征更像是阐述死亡原因。

维尔多夫人不是吃人,只是嫁过的所有丈夫都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三千银币夫人》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