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归彼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直接霸王硬上弓林羽,看看林羽会怎么样?

有了这个决定和想法的张云颖,变得更加大胆,已经走到林羽的身边,稍稍思考之后,直接就把身体压在了林羽的身上,更是将胸口压在了林羽的脸上。

林羽虽然在打呼噜,但他并不是真的睡着了,突然被这样捂住了嘴,忍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已经要睡着的王安妮听到声音,连忙就睁开眼睛,看到张云颖正和林羽抱在一起,脸上表情唰的一下就变化了,连忙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张云颖虽然有些恼火害羞,不过却一口咬定说道:“林羽想要非礼我。”

林羽心中都是奔腾的草泥马,这不是明明自己被非礼吗?

急中生智的他,就什么都不说,更像没有醒来一样,直接在那里呼呼的睡觉,至于说他的双手,根本都没碰张云颖。

王安妮也不傻,看到眼前情况就知道是张云颖在主动勾引林羽,眉头忍不住都皱了起来,从沙发上坐着看向张云颖,眼中透着恼怒。

张云颖也觉得有些理亏,可她搞不懂自己到底差在哪里,为什么让林羽这样鄙视看不起自己,心中着实憋屈,越想越愤怒的她就对林羽冷声说道:“林羽,你是不是男人?要是男人就自己主动承认。”

林羽就像是没有听见,还在继续打着呼噜睡觉。

张云颖这下有些懵了,林羽刚才明显都要窒息的发出了声音,现在怎么还在假装睡觉?

这不是要气死自己,而是想要羞辱死自己,恼怒之下的她,忍不住愤怒的对林羽大声吼道:“林羽,你说我到底差在哪里?你为什么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一句话,彻底的出卖了自己,张云颖也相当于承认现在是她在骚扰林羽。

王安妮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林羽,就知道林羽到底在想什么?

林羽此刻才缓缓睁开眼睛,对张云颖说道:“因为你满脑子都是利益,都是在交换,觉得自己有个身体就可以换来一切,对于你这样的女人,我发自内心的鄙视,根本看不起。”

张云颖的脸上表情数次变化,望着林羽,眼中甚至还露出了恼怒。

林羽看向王安妮说道:“张云颖,你缺少王安妮这样的清纯,更缺少王安妮这样对我的真心真意,我们两个之间若是在一起,就纯粹是一次身体交易,林羽是这样,我还不如出去找小姐,更何况眼前还有我心爱的王安妮在这里,我对你怎么会有感觉?”

“你,你竟然这样评价我?”

张云颖愤怒地望着林羽,眼中都是难以掩饰的憋屈和不甘,觉得深深的伤了自尊心。

“不是我这样的评价你,而事实就是如此。”

林羽眼神变得犀利冰冷,“你作为蔡东方的情妇,本来和蔡东方至少应该是相爱,至少自己要忠诚于蔡东方,可你们两个在一起,你都留下那么多录像,就是为了将来要挟蔡东方,你这种一边做人家的女人,一边还心机重,试问哪个男人会对你会不防备,哪个男人会看上你?”

“你的身材的确是很好,是有些优势,也的确是有自己的特点,可是你又能怎么样呢?谁知道你的资本是真是假,而且我觉得眼前的王安妮更加真实。”

“你的美丽比不上王安妮,你的成熟也不比吴冬雪强多少,除了一个胸大之外,你还有什么?”

林羽的话语非常直白露骨,更是赤裸裸的嘲讽,就像是对王安妮无情打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