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追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有江倾阳,有相熟朋友们的陪伴,分班后的生活并未如有向菀预想中的难捱与煎熬,她的综合成绩和排名,反而在退去理科的影响后,以稳定的速度慢慢地攀升。

日常依旧是家、教室、练功房三点一线,忙碌、充实、且快乐。

唯一变化的,是她周末在少年宫的常规训练被集训队所取代。

谷岚英教授一如传言中的严苛非常,被她斥责要加训的队员不胜枚举,常常累得叫苦不迭。

每次训练结束的验收环节,都是大家最为紧张的时刻。

这里边有两个人是例外。

向菀和祁珊灵。

不过她们两个也并非没被指摘,一个时常被指跳得流于形式缺乏感情,另一个则经常被说跳舞时心念太多太杂致使舞步纷乱不够利索。

“舞由心生,你们跳舞时的心境会直接影响舞台的最终呈现。”

这是谷岚英斥责她们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她们两人的实力都是队里断层式的拔尖,队员们看不出其中细微差别,只觉得这老教授有些过分的吹毛求疵。

但说得次数多了,也不是没有队员好奇的,这批队员中年龄最小的小廖就是最为好奇的那个。

比起气质清冷一向不苟言笑的祁珊灵,面色温柔的向菀自然被小廖选为了率先打探的对象。

但出乎意料的是,向菀也只是打着马虎眼就跳过了这个问题。然后照常地训练、验收、挨批。

直到年关将至。

那天训练前,向菀和谷教授请了两周的假,说是学校要组织学生统一去外地交流学习。谷教授点头应允,说她舞蹈的瓶颈不在技巧和能力,在她自己的心,常规训练帮不了太多,需要她自己想明白。

小廖听得一头雾水,只见向菀垂眸应是,既不反驳也没申辩,小廖好奇心更盛。

排练结束换衣服时,向菀手机响了,她走出去接听,小廖便悄悄跟了出去,想等她打完电话再问问她。

向菀走去更衣室外的走廊,在远处的长椅边坐下,接通了电话。

她嗓音轻轻的响在空旷的楼道间,对着电话那头叫了声:“妈妈。”

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小廖没太听清,就见向菀笑了起来,温声说:“我一切都好,你放心好啦。”

向菀所坐长椅的右前方,是另一条走廊,小廖静步小跑着绕过去,贴靠在拐角处的墙壁边,这下能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了。

听她们谈话的内容,向菀的妈妈是正在山区里支教,说那边的小孩子都很可爱,同事们对她也多有照顾。

“我们现在是在镇上的中学,过几个月学校可能会安排我们去下属的山区。”

“那你记得要多带些厚衣服,最好再拿两床厚被子,山里更冷,一定要多穿些,尤其是早晚。”向菀有些絮叨地嘱咐着,又问道:“睡眠有好一点吗?”

“好多了,最近不吃药也能睡得很好了。”向菀妈妈讲话的语速有些慢,但听起来也是温温柔柔的,“对了,钟家又寄来些补品,这次的我收下了,你替我道声谢,再回些礼吧。”

小廖看到向菀面色一顿,似乎正要开口说什么,向菀妈妈又道:“顺便说一声,以后不必再送了。该翻篇的事,就让它翻篇吧。”

向菀微张开的嘴巴慢慢合拢成一个温柔的笑容,嗓音也带了笑意,“好,我知道啦。”

“怎么啦?笑什么?”

“没什么。”向菀低头看自己芭蕾舞鞋的鞋尖,笑着说:“就是感觉一切都在慢慢变好,觉得有点幸福。”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傻孩子。”

......

小廖越听越怔愣,脚下趔趄了一下,差点没站稳,她急忙用手扶了下墙壁,身子一歪,竟在旁边看到了祁珊灵。

小廖吓一跳,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好在身后的向菀已在这时起身离开,并没有看到她们。

小廖又再次看向祁珊灵,祁珊灵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淡,看起来也完全没有要同她说话的意思,转身就走。

小廖大脑有点短路,还没理清楚怎么回事儿就已经伸出手臂拦住了她。

祁珊灵目光从拦在她面前的胳膊,移动到胳膊主人的脸上,仍是没有说话。

小廖马上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出格,像烫到一般又缩回了手,“呃...你、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祁珊灵淡声。

“啊?那你怎么又往反方向走...?”小廖眉毛困惑地皱了起来,祁珊灵比她高出很多,她居高临下的目光让小廖有些遭不住的心虚,她声音小了一些,但还是难掩好奇地问:

“你...你其实也在听向菀打电话是吗?”

但这一次祁珊灵并没有搭理她,她只是错开身子,步伐未停地离开了。

-

交换的学校地处陵城,没有机场,学校每年都是安排大家统一坐火车前往。

出发的前一天,向菀和徐妍约好了一起去超市买些路上吃的东西。

徐妍推着购物车,看到好吃的就往车里扔,不一会儿,车子就塞不下了。向菀去旁边取了个购物筐,把掉落在地上的包装袋捡进筐里提在臂弯处。

徐妍见状,吐吐舌,默默把购物车里比较占地方的几包膨化食品又放回了货架。

向菀忍不住笑了下,提醒她:“车上会有餐厅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