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咳,真是太不巧了。”

从终端的监控画面上收回视线,奚曳和易择难得保持了沉默。

奚曳抹去二人的入侵痕迹,之后就一动不动对着白听白发呆。

“哎”他平白无故发出一声叹息。

看眼摄像头,意识到什么也不能说出声,奚曳动了动嘴唇,默默在大脑里开始吐槽。

“我以为至少能有人发现不对劲的......毕竟大家都是第一军校的高材生对吧?怎么着也得有些侦察能力。”他又叹口气。

“可是为什么其他人都被各种突发事件绊住了?维祁......嗯打他和朴鑫遇上我就知道这事要糟,偏偏人家好像还寻了个亲,正内心百般惆怅。”奚曳觉得自己现在也算得上百般惆怅。

闲的也是闲的,他继续把自己的脑子用在无聊的吐槽上“刚才无意之间碰到了梵瑞,他的观察能力丝毫不比易择逊色,但......”奚曳回想起刚才闲逛时看到的大嘴。

“他运气不太好,碰上了全场唯一一个凶巴巴的白大褂和他坑人的发明。监控里找不到他俩,大概......梵瑞同学下半场晚宴只能守着正在呼呼大睡的梵星了。”奚曳为梵瑞的遭遇感到同情。

“对了!”他突然目光一亮。

“还有一个人极其厉害,我怎么忘了他了。”奚曳想起半个月前笑着把敌人抹.脖子的林深。

他操作几下调出会场其他监控,然后惊奇地发现......“嘶...林深怎么不在会场?他人呢?”

奚曳有点摸不着头脑。

想了想无果,他干脆用终端给林深发了条信息。

【奚某不在线】:林深,你不在宴会厅?

【独木不成林】:我在学院外面。

没等奚曳继续打字,对面林深又发来一条信息。

【独木不成林】:现在可以和外界通讯了?

奚曳一看,意识到林深好像知道雪顶的情况了,他压下欣喜,发送道

【奚某不在线】:这是白听白划出来的加密频道,我们正在会场里破译敌方的防火墙。

林深接到奚曳的通信时正走在斯诺德枫德区一条小路上,看到奚曳的话,他唇角轻勾,压了压鸭舌帽沿,回复道

【独木不成林】:我在斯诺德枫德区,晚宴开始前的几分钟我突然截获到一条情报,内容是索西特工今晚有针对第一军校的网络入侵行动,但因为那时大家几乎已经全部进场了,所以我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林深抬头确认了一下自己走的方向,继续道

【独木不成林】:现在第一军校的全部摄像头和通讯频道都已经被敌方监控,只不过他们只打算对宴会厅采取行动。所以我没法和校方联系,只能在那几分钟之内借机出了学校。

他发送完毕就点开终端的定位器查看自己和目标的距离,矫正了行进方向后,他接着打字。

【独木不成林】:我定位情报的发送者,发现他就在斯诺德枫德区,但因为他在自己周围安装了信号屏蔽器,我只能定位出一个半径一公里的区域。

奚曳已经被突然袭来的信息流惊得说不出话。果然,大佬还是大佬,什么时候都不能以普通人的目光衡量他们。

他看了眼白听白那边的进度,打字道

【奚某不在线】:需要我们做什么?

林深此时已经走到目的地,他闪身躲入一家便利店,装作挑选商品的样子,继续道

【独木不成林】:我需要你们定位出他的精准位置。据过去的情报显示,对方因为分外自大一直一个人行动,他也的确是索西潜伏在维尔的技术人员中的一把手。之前有过几次入侵事件,他都是选择了零点这个时间点进行攻击,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操作防御炮口对场内进行攻击,挟持人员威胁军方,篡改场内仪器程序造成仪器事故......

奚曳看着林深发过来的一串话眼角抽搐,他发现林深同志有一个神奇的爱好,喜欢吓唬小孩。

几秒后,那边林深又发过来消息。

【独木不成林】:所以我们就要利用他自大的缺点击败他。现在是十一点三十分,我需要你们在十一点五十前获取他的准确位置,我会在十分钟之内赶到那里控制住他。

林深交代完自己的安排,停了几秒等奚曳那边回话。

【奚某不在线】:收到!

奚曳调整一下有些站麻的腿,拿着终端给白听白看聊天记录。

白听白已经在电脑前操作了半个小时,他抽出精力瞥一眼奚曳伸过来的终端,喃喃道“只是定位敌人的位置?我找找啊。”

他又点开几个文件看了看。半晌,白听白离开座位从隔壁借了一台电脑,递给奚曳,吩咐道

“你帮我阻挡几分钟那边信号屏蔽器的干扰,我侵入那片区域的总控室找对方的电脑ip。”

奚曳见自己总算能派上点用场,点点头接过电脑,随便找个地方就站着开始敲键盘。

易择左右看看发现没什么用得着自己的地方,干脆黑入枫德区的监控开始撒网式排查敌人有无同伙。

时间一点点过去,宴会厅内的学生们逐渐变得兴奋,再过十几分钟,他们就将迎来新的一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