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长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竹毓看着躺在草丛中的尘十七,此时青年身上十分狼狈,泥土沾染在了脸上和发丝中,额头涔涔的汗水和一线雪的药粉沾染的青年脸上白一块,黑一块。

但即便是这样,青年的嘴角却挂着愉悦的笑容,在危机过去后,他的心底全然不曾有阴霾。

“你是在担心我吗?”听到尘十七的劝阻,竹毓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在意满地粉尘,衣摆轻晃,很快来到了青年面前。

男人的背影遮挡了月光,程时熙抬头只能看见竹毓那双熠熠生辉的双眸。

心底微微一动,刚想错开对视的目光,下一秒却诧异自己的退缩,当即理直气壮,“是啊,你要是中毒,我可不会帮你去找黄老板要解药。”

竹毓看着昂着脑袋的青年,只觉得手指痒痒的,此时的尘十七看上去就像一只猫咪,把自己搞得一团乱后不仅毫不愧疚,还洋洋得意地跟人挥爪子。

有些可爱。

在青年身边蹲下,竹毓掏出手帕,轻轻帮对方擦拭脸颊。感受着对方似有闪避的意图,他轻松地用另一只手扣住尘十七的后脑勺。

“你干什么!”解药药效还没有发挥,程时熙毫无挣扎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对方动作。

“在关心你。”竹毓声音中难掩笑意,“我可不像某人,口是心非。”

“我才没有!唔……”听出男人话语中的调侃,程时熙当即要反驳,唇瓣却被指尖轻轻捏了一下。

“尘少侠,虽然你已经吃了解药,可这一线雪的味道还是没必要再品尝了。”

“闭眼。”

程时熙双眸微微闪了闪,顺从地闭上双眼。感受着指尖隔着手帕轻轻擦过眼皮,睫毛,眼尾,手指的温度透过薄薄的一层手帕清晰地被皮肤感知。

后背莫名窜上一股酥麻感,他小小地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似乎已然悄悄加速。

“哪里疼?”竹毓停下认真擦拭的动作,目光认真。

“没什么,有点困了。”程时熙终于还是撑不住移开视线,抬起手摸了摸鼻尖。

看着尘十七毫无所觉地又给自己添上了一撇胡子,男人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擦擦吧。”将手中的塞给青年,竹毓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同样的位置,“小花猫。”

对上男人被笑意点染的双眸,程时熙莫名有些耳尖发烫,接过手帕后慌忙擦过脸颊,发现自己的中毒效果终于消失后,飞快地站起身。

“那我们回吧,辛苦你来找我了。”

“不辛苦。”看着尘十七闪闪烁烁的表情,竹毓的目光慢慢转为幽冷,“我是一路跟着你过来的,一出好戏。”

顺着竹毓忽然冷下来的目光,程时熙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老头……不,也许不能叫做老头。

对方的原本充盈的力量因为黄老板的簪子而骤然消失,那原本鼓胀的皮肤再度干瘪下去。

“他居然是刘大石的师弟?”程时熙嫌弃地踢了踢地上的老头,冷不丁打了个哆嗦,“要不说,我都以为那是刘大石的师父。”

“过度索取不契合自身精神的强大力量。”竹毓似乎只是在解释,却又仿佛在暗示什么,“这就是走火入魔。”

“看那个精神状态也是。”程时熙摇了摇头,看向蓝星第一,微微出神。

蓝星人在灵境大陆死亡也会有尸体吗?

那自己呢?

程时熙抬手摸着眼角的泪痣,这是自己和原身的唯一区别,如果在蓝星死亡,其他人认为的会是谁呢?

在彻底陷入自我的辩证哲思之前,竹毓的话却打断了他的思考。

“他自然也是,若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们会是一个下场。”

“我们……也会?”

竹毓微微颔首,“也许你们现在会在意力量体力等基础属性,但……当跨过某个阶段,最重要的却是灵魂的强度。”

看到青年似起唇又要询问,他立刻伸出指尖按在对方柔软的唇上。

“倒是我多说了,这些事你之后会理解的。”

竹毓不打算回答,程时熙却也不打算妥协,他双手握住男人的手腕,歪着头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伸出食指,“一个问题。”

不等竹毓反对,程时熙当即指着天空,“什么样的灵魂强度,能跨越星海的算不算强?”

顺着青年的指尖,竹毓仰头望向天空。在其他人眼中璀璨绚烂的星空对他来说却是一条条规律线段。纵横交错的线段如同蛛网一样将这片灵境大陆笼罩。

“强,自然是很强的。”

竹毓点了点头,目光静静注视着往日只觉得无趣的天空。

青年太敏锐了,若是留下破绽,对方怕是会立刻意识到自己怀疑他的来历了,也许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是能听到和他那个奇怪的光团的对话。

但……太不可思议了!

得有多强大的灵魂力量,才能跨越星海。又是怎么样的缘分,能让对方在来到灵境大陆的第一时间被自己发现。

藏在袖子下的指尖微微颤抖,竹毓眨了眨眼睛。

也许,在彻底被世界碾碎之前,自己有幸遇到了一个真正能打破世界禁锢的存在。

“好美啊。”对竹毓复杂心思毫无所觉的程时熙震撼地看着天空,脑海中飞蹿过无数赞美的诗词,却又在下一秒被身边男人的一句疑问吓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