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月光死去前一年(双重生)》最新章节。

【番外篇】贺新春

前世

1

李麟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一趟药王谷复诊。

往日里都是一辆马车,一个随侍,他一人,只合着一身清冷的裘袄在软榻上敛目小眠。就这样行车于山道上,睡一觉,睁眼时便到了药王谷的大门。

但今次却不同于往日。

“从这里就到药王谷吗?”

“对。”

“药王谷是个什么地方呀?”

“百草相济,医者如云,此地方最开始是由左丘氏相辟而出,广揽天下痴医好学的杏林手,得以桃李满天下。到此一代,左丘鹤继得衣钵,早已是举世有名的神医。”

单玉儿半掀着车帘,有些好奇的望着眼前的危危深壑,“我们来就找左丘神医的吗?”

李麟生手上盏着热茶道,“不是,我此来是找秦相卿的。”

“秦相卿?”

“他是左丘神医的弟子,左丘鹤云游四野时常不在谷中。留他在谷中操持。”

“神医的小弟子吗?”单玉儿小声嘟囔。

“算是吧。”

李麟生想了想,说,“左丘氏今此一脉只剩下了左丘鹤一女,为了能让左丘医氏世家的医术传于后世,左丘鹤少时也是废了不少精力,零零总总收了十数资质的弟子,相卿便是其中之一。他自幼双孤,左丘鹤自捡到他时不过三岁,自那时便同她习医,可谓尽得真传。”

车轮辘辘的驶过山道。

两人坐在马车里面有说有笑着,单玉儿不曾来过这个地方,心里好奇的想要看一看外边的景致,不时有掀了帘子张望,看到了那半岭的雪,珍奇的鹿,冬日的花,惊叹的忙叫他一起过来看上一看。

山外的风有些冷。

李麟生坐了过去与她一道看着,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去往药王谷的这一条路,他自幼起,便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遍,但却从来不知道两旁的景致原来也能是这般的美丽。是他太久没来了吗?只距离上次不过才月余罢了。

“麟生哥哥你快看!”

“怎么了?”

“那是什么花,生得好生奇怪!”

“应当是谷中养的草药。”

“可现在明明已经到了冬天呀。”

“药王谷谷内四季如春,等到了这一方山道后,里面会更暖和一些。”李麟生说。

“这么神奇吗?”

“……”

山道里的风还是生的冷。

过了寒风,李麟生有些经不住的低咳了一声,单玉儿后知后觉自己掀着帘子拉着他在当口吹了一路的风,忙放下了车帘,面上有些讪讪然。

“是我忘形了。”

单玉儿嗔道,“你身子骨弱吹不得风,也不说一声。”

李麟生低咳了几声,说,“无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