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物馆》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

目前有三个疑问。

第一,张煜东是怎么死的?

第二,他为什么死在机器人休息的地方?

人死之后尸体会腐烂,最后只剩下骨骼,但这需要时间去完成,机器人没有嗅觉,张煜东死在闲置的机器人休息室里,即便臭了也没人会闻到,加上地下城通风系统做的牛逼,还真是挺难发现的。

这个人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书桌上空荡荡的,只放了日常的生活用品。

看来还是得查看监控啊。

张煜东怎么去的大厅应该会有记录,正常来说他不需要接待散客。

不知道为什么,穆瑶总觉得有人在看她。

好像有一双视线残留在这儿?

什么鬼?

严谨凑过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待太久很容易被发现。”主要是她觉得身上毛毛的,好像被监控了一样。

穆瑶起身。

随着她的动作,椅子发出嘎吱一声,像年久失修的老机器。

只是——穆瑶敏锐地捕捉到另外一个声音,几乎和她起身的动作同步,只不过被椅子发出的声音盖住了而已。

房间里面没有窗,地下也不需要设置窗户,书桌正对着的是一面镜子,后面是卧室,镜子下面放置了一株绿植,植物叶片很大,几乎铺满了镜框。

穆瑶从镜子里能看到她和严谨两个人的身影,被叶片遮挡了一部分,只留下一丝身体的碎片。

她在镜子中看到了另外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人很高,头快要顶着门框,半个身体隐藏在门框后,他就在卧室门口。

严谨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随着黑影步伐响起,逐渐收拢成一个挺拔的身影,一声轻轻的吁气声响起,声音既陌生又熟悉。

“二位也在查线索吗?”

这声音十分好听,透着一股子柔软,像冬日里天寒地冻时,喝上一口热呼呼的酒酿圆子鸡蛋羹。

随着声音落下,那人好奇的走出来。

赫然就是地下城的老板傅景。

严谨脸红的快要低下血来,一时又想到他会把人吊起来放干血,脸色不由白了几分。

穆瑶却没有被抓包的自觉,好奇地盯着眼前的人。

他身量颇高,身姿挺拔,身上穿着一件质地柔软的白衬衫,搭配深灰色西装裤,愈发显得整个人面目柔和,远不像其他人说的那样杀伐果断。

他鼻梁很高,眼睛是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额头中间有颗淡淡的痣,这颗痣非但不失色,反而衬托的他更加浓烈俊美。

嘿,这世界帅哥倒是挺多的,跟那个小白脸一样,风格不同,但不可否认长得都挺妖孽,只不过黎洲虽然漂亮,但轮廓更加坚毅,傅景更偏向柔和。

也不知道他们站在一起是什么光景,肯定能亮瞎眼,这要是送去出道,指定能赚很多钱,穆瑶想着,他们在前面卖艺,她在后面一边甩着皮鞭一边数钱的景象,咯咯笑出声。

严谨:“......”

系统:“......”

人类迷惑行为。

傅景定定望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

穆瑶被盯的久了,终于回过神来,爽快道:“对啊,我们在查张煜东的案子,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听她这样问,傅景凑过来坐到她旁边,“线索还没有,我也正在查。”

“张煜东是我们这里的重要员工,他死了我也很心痛。”他的声音一本正经,彷佛失去张煜东像失去了全世界。

穆瑶笑眯眯看着他,“是吗?那能不能看看他的监控?张煜东也是我的旧识,他死的这么凄惨,我一定要揪出凶手。”

说到最后,她呲着牙来表示她的决心。

傅景蹙着眉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穆瑶也不着急,耐心等他。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来的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里面有不少政要,社会名流,就算警方要来调查,那也是行不通的。”

穆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这个地方确实藏污纳垢,指不定哪个画面牵扯出哪个大人物,她晃晃脚丫子,叹了口气,“那怎么办?张煜东死的那么惨,总要有个结果吧。”

傅景盯着她的脚丫,见她懒洋洋的样子,不由说道:“监控经过处理后才会拿出来,不过其他方面你可以随便查。”

“真的吗?傅老板真是太好了,可见传闻不实。”

“哦?他们怎么说的?”

“他们说傅老板年纪轻轻拉起这么大的场子,年轻有为,手段了得,心狠手辣,杀人如......”

一旁的严谨再也忍不住,轻咳一声。

穆瑶看她一眼,撇撇嘴,转头对傅景说:“他们说你很厉害。”

“很厉害不是很残忍?”

“很厉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温柔野心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