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青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屋内的漪萝香刚刚燃尽,香灰松落开散,余韵缭绕。

摇椅上的少年勾着唇角,期待着对方被惊吓的姿容。

却没想到江赭只是觑了自己一眼,略皱眉梢,不失分毫仪态道:“如今我二人还未成亲,江宅虽是商户,但也是淮阳的大宅,人多眼杂,小侯爷未经我允许入我闺房,此等僭越之举,被人看见了,怕是又要传出不雅之言了。”

三分客气,七分疏离,就是没有沈澈期待的惊吓。

对方颔首作礼,一身月色华裘与肩前的两缕青丝松垂着,发髻上换了一支精美又有别致的梅花簪,将沈澈手上的那支反衬到没了光采。

他视线稍稍定住,打量着眼前人,这个方才发疯撒泼的江赭,此刻端庄秀雅,从容大方的站在他的面前。

让他突然有种想要故意撩拨她,看她撕下面具的冲动。

但想归想,话到嘴边还是客气了几分道:“没瞧出来,姌姌还是个守礼数的。”

江赭身旁的明月辨出了小侯爷的声音,识趣的退了出去,临走不忘带上了门。

光线突然的黯淡,让女儿家本就私密的闺阁更添几分风情。

“既然来了,还请小侯爷直言,何事寻我。”江赭刻意避开了沈澈透着审视的目光,自然的将炉内的漪萝香续上。

一缕薄香再度袅娜升腾。

沈澈闭眸轻嗅,带着些嘲弄道:“怎么?难道无事就不能来此一睹佳人?”

江赭不耐的瞥了他一眼,对方那抹有意或无意上扬的唇角,还有那双透着不明深意的的眸子,让她想起了前世曾为叶清远的仕途,而不得不低声下气,去巴结的那些纨绔。

这些人拿着世袭的俸禄,不求上进无所事事,不是招猫逗狗就是寻花问柳,却又偏偏握着百姓们这一生都无法触及的资源。

想到嫁给他以后,还要为他纳美妾、理后宅,一股本能的排斥和厌恶翻涌而来。

江赭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诮,蓦然向前倾身而去,刚好迎上摇椅向前送来的沈澈。

二人之间急剧缩短的距离,让沈澈猝不及防的把住了身旁的桌腿,这才没有让局面失控。

比起自己的慌乱,面前的江赭却面色从容,唇角带嘲,竟用纤指勾上了他的束腰,缓缓向前一带,没有半分退缩道:“自然可以,反正我早晚都要嫁你,侯爷想怎么看便怎么看,想看多久便看多久。”

屋外的怒风呼啸着,将窗棱刮的簌簌而颤。

沈澈的脊骨窜上一股酥麻,直冲天灵。

可江赭勾住他束腰的手却并没打算放下,反而得寸进尺的顺着他的腹向上游走,停在了他胸襟处露出的一角纸笺上。

她指尖捻住那笺角,倏然揪出,连同她的吐息和身体,一并后撤至方才的位置。

只留下仍在屏住呼吸想入非非的沈澈,喉结动了动,不情愿的从方才的悸动中缓过神来。

江赭迅速打开那张纸笺,发现是一张药方,前世与贺玉婉斗智斗勇的她,只一眼,便瞧出了那方子的蹊跷之处。

不禁蹙眉喃道:“李若兰又想作妖……”

随即转头向沈澈道:“多谢小侯爷提醒,我晓得了,若没有别的事,小侯爷可以走了。”

沈澈还在回味着方才被她的纤指划过胸膛的触感,下一刻就被她下了逐客令,自然不愿就这么离去,于是转了话题道:“你可知,我今日替你出了口恶气?”

江赭抬眼盯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安,能替他出恶气,不是针对江梦便是叶清远了,江梦此刻还跪在江氏祠堂,难不成这小子将叶清远打了?

“叶清远之前那般对你,我实在气不过,被我在怡春坊羞辱了一番,不过这小子挺能忍,快被我得手时才跟我亮了底牌,没想到他是东宫的人,否则,我定要让他吃些苦头,为姌姌出气。”

江赭听罢一怔,再次确认道:“你说什么?东宫的人?”

沈澈冷哼一声道:“你竟也不知?这小子滑头的很,要不是东宫的人亲自来接,我才不会信他的鬼话,怪不得前几日,他竟能脱口而出那李家妇与桓国公府的几笔烂账,我料想过他有几分本事,但没想到他背靠的,是太子这棵通天大树。”

桓国公府与淮阳商贾之间的那些烂账,江赭又怎会不知。

上一世,六皇子为笼络南方仕族势力,暗查出了桓国公与江南各大豪绅之间的秽色交易,从而牵扯出了各仕族大家的权色暗网,以此作为把柄,软硬兼施,使各族势力为自己所用。

而作为叶清远的贤内助,免不了要与这些商贾贵妇打交道。

可如今叶清远一个穷秀才,还未过春闱,没有一官半职,又怎会知道这些权贵的私密之事,又怎会搭的上太子的船。

她猛然想起怡春坊那日,叶清远望向自己的那个眼神,那种胜券在握位极人臣的拿捏感里,没有一丝一毫属于少年的澄澈。

就像自己的尸体被吊在江宅大门下,又被叶清远揽入怀中,他背对人群时,看向自己的那个眼神。

那是阴谋即将得逞时的克制。

难道他也入过前世的梦境?

江赭身子霍然顿住,脚踝一软,险些没站稳,抵在了身后的门扇上。

“姌姌?你没事吧?”沈澈看着脸色突然煞白的江赭,担心的同时闪过一丝疑虑。

眼前这个丫头看似无法无天,每次提到叶清远,就一副吓破了胆的怂样。

见她强作镇定摇头道:“无妨……许是方才在李氏的院里疯过了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