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早乙女学园,教师宿舍楼楼道内,日向龙也看向有着一头粉色长发,哪怕是爬楼梯也是手机不离手的月宫林檎,他问:“刚才就想要问你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直播让你挪不出视线。”

“不知道。”月宫林檎道。“是在某一天里头就突然出现在我手机里头的一个直播app。”

“哈?”日向龙也无意义的发出一声怪音,随后,他头痛的长长吐了一口气,“你就不怕这是什么手机病毒吗?”

月宫林檎一脸无辜,“我能有什么办法,删除了,之后又会出现。”

日向龙也皱眉,“私生饭的新手段。”

月宫林檎摇头:“并不是,而且,在此之前我将手机交给过社长拿去找专业人士做检测,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日向龙也问道:“发生了什么?”

月宫林檎带着点神秘兮兮的口吻道:“其他人拿走我的那部手机的话,那个直播app会马上消失不见,直到我再次拿回手机,它才又会出现,就好像那个直播app只和我一个人绑定了一样。”

“社长怎么说?”日向龙也问道。

“社长的话——”月宫林檎拖长了声音,右手食指点着下巴,“他称这是“魔法事件”哦。”

对于魔不魔法日向龙也并不太怎么上心,毕竟文化摆在那里,那种对某个领域优秀的人员进行夸张的手法描写,并贯以华丽的头衔已经见怪不怪了,尤其他们还是混艺能界的人了,只要是圈子里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别人,又或者自己所处事务所所想出来的各种头衔,就好像你没有头衔的话在圈子里头就是个异类什么的。

“那你的手机到底有没有被病毒入侵?”

“这个到是没有。”月宫林檎道。

他转变话题,将自己的手机举到两个人的中间,“日向你要不要一起看?悠酱现在正在苦恼呢。”

也就现在才看,完全不知道什么事情的日向龙也:“苦恼什么?”

“这个啊,我和你说啊,通过这段时间的观看,我发现悠酱在未成年以前是灵能少女呢,会变身的那种,换成我们这边的说法,她就是魔法少女……只是现在长大了,又觉得变身什么的很羞耻,但偏偏又有任务让她完成一次变身才能让花花社区上空保护着大家的屏障维持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她现在特别的为难。”

日向龙也:“……月宫。”

“嗯?”

“你确定你看的这个直播不是在玩什么有剧本的演戏?”

月宫林檎鼓脸,“当然不是,请不要小心我的专业能力,日!向!君!”

日向龙也:“可是,你觉得这种事情现实之中会存在?会出现吗?”

“而且——”

“日向君!”打断橘发帅气青年的话,月宫林檎手指飞快的按下了录像,最后她把手机直怼到对方的脸上,笑的一脸胜力的样子,“悠酱变身了哦。

没有什么科技,没有大灯补光,就那样华丽的变身了哦。”

所以,直男什么的,快点给他的少女心道歉吧。

“不是,这个真的不是在衣服上动了手脚吗?就是在衣服的里面其实还穿了一层什么的。”日向龙也脸都快要贴到月宫林檎的手机屏幕了,想要从中找到一点有关直播里头这个变身灵能少女的其实是人为的蛛丝马迹。

然而,没有。

一点人工加上去的特效都没有。

看着自白烟之中走出,发顶长了两对半透明,水晶质感华丽鹿角,身上的服饰也从夏日那种清凉的连衣裙变成了更显飘逸富丽有着隔壁国家特色的服饰的女性,日向龙也震惊到无话可说。

“啧!还真的是灵能少女啊。”他低声喃喃。

“啊呀,悠酱这是要跳舞了啊。”月宫林檎的声音里头带着一点看好戏的跃跃欲试。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嘛,谁让,哪怕都已经决定试一次将变身做的更完美之后想要看看能不能让花花社区的屏障维持的天数再增加几天的测试,可是因为不像他们这些艺能界的人那样脸皮锻炼到哪怕是当着他人的面跳舞,唱歌,用尽手断来展示自己也不会感觉羞耻,反而是享受那种成为来自他人落在自己身上追逐的光,所以压力还是很大的。

“果然,紧张到全身都僵硬了啊。”月宫林檎一点也不意外到。

又过了一会儿,日向龙也忽然出声,“现在看起来身体已经在渐渐放松,适应力很强嘛。”

月宫林檎低低轻笑,“你确定?”

日向龙也看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给隔壁地狱当编外辅助的日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