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的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因为是当着很多人面立下的赌约,弗劳尔这种非常要面子的人,是绝对不会失约的。

所以当第二天一早,季岚穿着简单的运动衣完成早上的训练来到餐厅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到独自一人站在门口的位置等的十分不耐烦的弗劳尔。

“呦,早啊!”季岚遥遥地打了个招呼。

弗劳尔看上去要炸了:“早什么早啊!马上就要八点了啊!你不上课的吗!这个时间才来餐厅!”

他从七点等到了现在,一开始还想着要是因为他迟到了被季岚当成不想兑现承诺,实在影响他的形象,但是等到七点半、迎接了无数人怪异的目光之后,弗劳尔心里已经一点担心都不剩了,现在怒火已经要把他烧透了。

“因为去训练了啊。”季岚把堆在脑后的碎发用一根皮筋扎起来,伸出手,“所以说,早饭呢,我要饿死了啦。”

训练?训练不都是下午吗?

弗劳尔愣了一下,就是愣这一下,季岚已经先一步走到了桌子旁边,吃了起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季岚挽起的袖子,露出的手臂上的淤青。

他面色一变:“你跟人动手了?”

是谁敢在他头上动土!自己都输了,这个时候去找季岚挑衅,这不是在打他的脸吗!

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一口吞的季岚点了点头,含糊不清的说:“对啊,光是提升体力用处也不大嘛。不过德里奇教官还真是厉害啊,我一早上都没在他手里赢下来一次。”

唔,因为从新同学开拓任务计划中道崩殂,季岚飞快的收回了之前想把埃尔德里奇撇到一边的想法。

——教官身上的羊毛还没有薅完,从昨天晚上的表现来看,那家伙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都还是亲切教官的形象。至少得让她探一探,那家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那就关门,弗劳尔吧。

“德里奇?”弗劳尔在脑内疯狂的搜索着这个名字,好半天才意识到,这是个昵称,想起昨天晚上来的异常迅速的某个人,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埃尔德里奇?你怎么跟那家伙走那么近?”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季岚歪了歪头,平静的看着他。熟悉季岚的人看到她现在的表情就会意识到,如果弗劳尔再说下去,她的下一句话就会是‘我跟什么人来往,跟你有关系吗?’

对上季岚过于清澈的眼睛,弗劳尔有些烦躁:“我也不知道跟你怎么说好!埃尔德里奇那家伙是个怪胎!学校的实践课不只有他一个教官,但是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在资助生班上课。”

“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来学校获得学历只是面子上的工程,这种东西也不重要,但是自己的异能是必须要掌握的,毕竟——”

“只有掌握在手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嘛。”季岚咽下最后一口牛奶,顿了顿,“我知道,然后呢?”

“每年通过资助生名额进入大学的大约有一百人,这一百个人,将来基本上无法进入常见的大公司。”

季岚眨了眨眼:“不是还有安保公司这种工作吗?”

“是,但是哪有那么多适合安保工作的异能。”弗劳尔冷笑了一声,“而且还有那么多自费考上大学的人呢。”

季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弗劳尔看着她有些茫然的神色,很想上手摇摇她的脑袋,问她到底有没有明白自己再说什么,然而下一秒,季岚的话就让他意识到,这个能光凭体术打赢自己的少女,有着其他人都不具备的敏锐。

季岚:“所以他们大部分都会流向执法局缉查部,对吧?一来,缉查部的下属部门分布在各个城市,他们可以不用勉强留在自己并不适应的西里斯,二来,抓捕危险的通缉犯的话,只需要武力就可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c级以上的通缉犯,缉查部都有当场击毙的权利。”

弗劳尔眼中闪过一丝暗色,沉默了一瞬,说道:“你说的没错。”

“让我再想想,而专门负责资助生班的实战课教学的埃尔德里奇,是这些学生将来找实习工作的主要求助人——啊,懂了,这个人是执法局的人,嗯,让我大开眼界了呢。”

养蛊计划大成功!

季岚擦了擦嘴,看了一眼时间,十分平静的陈述一个事实:“啊,还有两分钟上课,得跑过去了呢。”

“哈?”

弗劳尔直接愣住了,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季岚,就差咆哮一句:原来你还打算上课啊!

他看着季岚不紧不慢的坐下来吃饭,还以为这家伙不打算上课了呢!

等等,吃饭,他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早饭早就被席卷一空了,属于自己的那份还没动几口。

“走吗?”

“废话!你以为我想逃课啊!”

两个身影在偌大的校园里狂奔,对于季岚来说,上不上课其实不重要,但是还是要表现出来认真的,在课堂上摸鱼总比在校园里晃悠要好,而弗劳尔虽然看上去一个富家大少,但是对于优秀的成绩还是很看重的。

——可惜两个人并不是一起上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