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25

番外篇·元宵

“看这个!”黄优悠举起灯笼形状的塑料花灯,圆柱形状的手柄,中间连着一个心形盒子,“我爸买的,会亮,还会响呢。”

说完,黄优悠推开手柄上的开关,音乐从心形的扩音器中传出。

“漂亮吧?”

陈旭羡慕地叹气,“你爸对你真好。”

“街上全是买这个灯的,今天好像有集会,所以很多卖灯的。”

“因为是元宵节啊。”周成真说。

“元宵节?”黄优悠有些懵,“今天是元宵节吗?”

四个小伙伴顿时无语。

“你不知道吗?”陈旭惊讶地问,“街上还有卖元宵的你没看见吗?就十字路口那儿。”

“哦!那个是元宵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黄优悠想起买灯回来的路上,十字路口的一家小摊,一个大叔在摇晃一只悬挂的很大的竹筐,里面是一颗颗的白色丸子,随着竹筐摇晃,裹上面粉。桌子上也有,塑料袋装地一小袋一小袋摞在一起,好看是好看,但看不出来是什么,长得像汤圆,但又不够光滑。

“我只记得后天上学。”

毛弘有些尴尬地解释,“学校就是为了放元宵节的假,才把开学订在元宵节之后的。”

“哦~怪不得过了初一,这么多天学校才开学。”

五个孩子在澡堂集合后,一起向南走去。

“说到开学,你的作业写完了吗?”毛弘紧张地问黄优悠,怕自己是唯一一个没写完作业的。

“还差几页,明天能补完。”

毛弘松了口气,幸好,不然就他一个也太狼狈了。

五人走了大概一公里,过了粮所,在冶铁博物馆前停下。

这里常年没人,有墙挡着没风,而且附近有许多落叶和细长的树枝,他们要用这些东西烧火。

毛弘负责搭建篝火,其他四人负责找树枝和叶子。

找树枝时,黄优悠问,“话说回来,元宵节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听名字不知道是为了庆祝什么。”

其他四人没回答。

黄优悠点名周成真,用树枝点了他一下,“你知道吗?”

“元宵节是正月十五,就是新年之后的第十五天,过了元宵节年就算过完了。”

“这样啊。那为什么要吃汤圆呢?”

“……”

“你不知道?”

周成真转身去了另一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