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醒来,是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吵醒的,林息扶着头痛的头,起身开了门,就直接被没好气的推了一把,险些跌倒。

尖锐的话语也随之响起:“日上三竿了还不去干活,我看你就是欠打。”

“……”

林息没由来就被一顿吼,愣神之余,脾气也起来了,那女子见林息瞪眼,更是气急,抬手就要掌脸,却被林息一把握住手腕。

“……”

两相对视间,女子被林息的眼神吓到,手腕处又传来一阵痛感,面色铁青的收回手,哼了一声,有些踉跄的离开了。

“你原是也有脾气的。”

识海中触不及防的响起话语,林息闻言怒气尽散,无奈扶额道:“是人总是有脾气的。”

“也是。”

林息揉着太阳穴,抬腿迈出了门,如今她又是到哪了?

“我们应该还在幻境中,只是换了场景和身份。”

林息点头,迈出了院子,此处住所倒是简陋,再反观自己的穿着,应是一个丫鬟。

幻境中依旧是冬季,身为丫鬟所穿本就薄,林息一时间竟也觉得寒冷。

还不待她细细端详四周,娇俏声便在耳旁响起。

“阿玲!”

只见柳玉兰身着一袭水墨色浅橘纱幔衣裙,蹦蹦跳跳的朝自己跑来。

发鬓系着的红色丝带在树叶筛下的光影中明明灭灭。

眨眼间,柳玉兰便跑到了身前,“阿玲,楼尧逸让我来告诉你,他已经和贵妃商量好了,会把你调去贵妃那里做事。”

林息不受控制般的开口道:“外人面前怎么还直呼三皇子全名?被别人听去了不好。”

柳玉兰俏皮的吐舌,想起什么又正了神色,“你父亲那边……不管你还是不是尚书府的千金,你都是我们的朋友。”

“……嗯。”被唤作阿玲的女子垂眸遮下眸中的哀伤,“此事也只能说是家父一时糊涂。”

“哎呀,不想这些了,楼……三皇子那儿说今日红鹤楼有好东西拍卖,我们一起去。”话毕,柳玉兰便不由分说的牵起林息的手,一路七拐八拐,上了轿子,出了城门。

不一会儿便眼见要出人族境地,林息应该说是阿玲,阿玲突然拽住柳玉兰的衣袖担心道:“这是要去哪儿?”

“红鹤楼啊,”顿了顿,柳玉兰又想起阿玲可能不知红鹤楼在交界处,便又道:“在人魔妖三界交界处,你放心,有我在。”

待出了人族境地,阿玲便跟着柳玉兰下了轿子,因为一旦出了人界,对于阿玲这种毫无法力的凡人便意味着危机四伏。

所以再往前便也只能是她二人前行,柳玉兰先是唤出佩剑,然后载着阿玲一同飞去红鹤楼。

一路颠簸,很快就到了红鹤楼,林息望着曾被掀了屋顶的红鹤楼,一阵感叹,被掀了之后感觉花重金全都重装了一遍。

相比于之前的热闹非凡,如今倒是还有一番富丽堂皇在其中。

柳玉兰走在前方说:“自从上次被掀了楼,这红鹤楼便不把风月场所当招牌了,而是……”柳玉兰瞥了眼四周,凑近压低声线道,“变成了地下拍卖所。”

“这拍卖便是赚了不少钱。”

话未落,人先至,少年一袭红鹤金边锦袍,手执折扇,随着走上前,也重重的拍了一下柳玉兰的头顶。

柳玉兰当即抢过那把金边勾勒的扇子,哼哼两声,“不便宜吧,楼三皇子?”

“你要赏你便是,我还有一屋的金贵宝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脚滑后和反派殉情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