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随着背景音乐结束,会场上边超大屏幕放映的新剧彩蛋也到了最后一幕:男女主最后只能相见于朦胧的梦里,再回不到现实。

画面从暗淡到最终熄灭...

就像这剧本一样,曲终人散的,终究还是演女主角的孙初薇而已。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诗柔才主动松开了对他的桎梏,两眼发亮看着眼前的男人。

被强吻的男人后知后觉回过神来,瞪一眼想过来采访的众媒体,默默地往场馆外走去,林诗柔则是跟屁虫一样尾随过去...

半小时后,县城那家唯一的咖啡馆里:

今天同慕云朝坐着的,不再是那个会将自己裹地像是粽子一样的那个大明星,而是他觉得是陌生人的林诗柔。

选的座位也是在大堂里面,而不是幽静的小隔间,并且那个奇怪的女人,还强势地非要和他坐在同一侧。

因为旁边坐着个人,他失了从前的优雅,感觉很是局促不安,竟又是怕、又是期待她下一刻突然亲吻他。

一种很是矛盾的心理。

而且林诗柔此时乌亮长发早已披散下来,衬地她小脸更加玲珑...且诱人,其实倘若她没有做强吻他这种奇怪的行为,看上去还是挺正常的。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让慕云朝都有些措手不及,在昨天吃饭的时候,面对新一轮父母拿给他看的相亲对象照片,他有想过就此妥协算了。

对初薇他虽没有心动但也不排斥,而且父母又逼婚逼得那么紧,那其实选择和初薇试着发展一下也是种不错的选择。

他知道今天被邀请来这发布会,十有八九孙初薇就是想向他说那件事情。

可惜眼前这大胆的女人却把他原来的想法给全部破坏掉,而且自己还...

再想到那时场馆门外突如其来的深吻,慕云朝就别开眼睛,不想正对那双开心看他的眸子,还假意尴尬地咳嗽两声。

林诗柔则是用手托着下颔,定定看着旁边那个面无表情搅着卡布奇诺的男人笑。

她却一点都没察觉到对面男人的尴尬,只有再见到他时的满心欢喜。许久未见,好像没了她日常冷处理,或者pua,他气色好了很多。

不过没关系的阿朝,以后诗诗不会再这么折磨你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你在折磨我。

当时要不是她记得系统有提示说已经成功让挽回对象心动,她都以为失忆的阿朝会对她如陌生人那般无情推开她。

也正因为系统那句提示,她才会坚定地去吻她,不过她这冲动亲吻他的行为,貌似惹怒了阿朝。

“这位女士,我想我得正式申明一下,我虽然是叫慕云朝没错,但是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因为在我记忆中,根本就不认识你。”

“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是你的妻子林诗柔,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

兴奋说着的林诗柔突然住了嘴,娇美脸上划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正常,话锋一转说:

“嗯...其实是因为我很喜欢你,想和你认识一下,才会...才会突然这么做。”

“你说的认识,就是这样不经别人同意,随便去吻一个陌生人吗?”

慕云朝声调变冷,突然就意兴阑珊起来,想起身付账结束这场闹剧,可站起身的时候,手却被她抓住。

“不是不是,我只亲过你,真的,你不要多想好不好,刚刚是我做错了。”

林诗柔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但看他要走,立马眸中水意流转给他道歉。

不过他还真就在看到她眼睛水雾的时候停下脚步,再坐回原位。

慕云朝,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你现在该做的是马上走开,不要和这个奇怪的女人纠葛,男人在心里面唾弃着自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你的光还照亮着我》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