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剑客和剑客之间就是互相吸引的,叶孤城一出现,楚星澜和陆小凤就从事件的参与者,瞬间沦为吃瓜群众。

在楚星澜看来,薛衣人这纯粹是寻衅滋事,放在他们那个位面,这种人是要喜提警|察局几日游的。

不过这里是江湖武林。

“他们为彼此的剑、彼此的信仰而战,这是值得尊重的事情。”陆小凤对楚星澜解释道。

陆小凤刚才之所以拽住楚星澜,正是因为如此。

楚星澜:虽不明,但觉厉。

叶孤城和薛衣人的剑都是快剑,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楚星澜才真的意识到,刚才薛衣人对她的确算是手下留情了。

如果薛衣人刚才就用上这样的剑招,别说三十招,恐怕他在楚星澜的手下都走不过三招。

——没毛病,是薛衣人走不过三招。

显而易见的,三招之后,楚星澜就不得不开启她不讲理的bug能力,用氪星人的钢铁之躯直接硌断薛衣人的剑。

没有剑的剑客,自然就不用再出招了。

陆小凤的武功很好,楚星澜的视力绝佳,因而这两个在剑道一途只算是门外汉的人,却能够围观一场当世顶尖的剑客的对决的时候看出一点儿门道。

楚星澜惊讶的发现,他们家城主的剑,居然仿佛隐隐落于下风。

薛衣人爱穿白衣,因为每一次杀人之时,对方的血都会将他的白衣染做血衣。

叶孤城不理解这样的爱好,他喜洁,周身白衣只能沾染自己的血。

而现在,这两个人一身素白的衣服,上面却没有丝毫血迹。

楚星澜之所以觉得叶孤城落于下风,是因为他几乎只是防守,看起来就像是被薛衣人逼得步步后退一般。

——亲疏有别,楚星澜已经有点儿着急了。

陆小凤这一次直接挡住了楚星澜想要往战里冲的动作,他连连摆手:“你可别出手扰乱他们的战局哦,不然你家城主真的会生气的。”

陆小凤是个风流浪子,却也不是不知分寸。至少面对楚星澜,陆小凤非常有礼有节的只用灵犀一指夹住她的衣袖,既限制了她的行动,却又没有与她有任何多余的接触。

白云城主的一剑之威,陆小凤还不想领教。而出于某种直觉,他只感觉楚星澜就差在头发丝上打上白云城主的标记了。

虽然没听说白云城主有什么红颜知己,但是楚星澜明晃晃的站在那里,说他们俩没关系,简直就连小娃娃都不会相信。

叶孤城将手中之剑视作神圣,楚星澜和叶孤城是并肩战斗过的朋友,自然知道这一点。

现在叶孤城和薛衣人这一战,是为印证彼此的剑道,而并非对敌。因此纵然此战关乎生死,楚星澜却也不好如同对付石观音一样贸然出手。

她只能紧盯着叶孤城和薛衣人那边的动向,心中把自己的超能力翻找了一个遍,做好抢救伤员的准备。

天知道,当陆小凤说他们两个之中战败的那个很可能就会死的时候,楚星澜简直头顶的毛毛都要炸开了。

叶孤城和薛衣人都是一柄轻剑,也都以绚丽繁复的剑招见长。但见识过这两个人的剑招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人的剑绝非是花架子,极致的绚丽背后,是冰冷的杀招。

薛衣人的剑已经近乎快要吻上叶孤城的侧颈,然而就在此刻,叶孤城却忽然轻身跃起。

他唯一的借力点便是薛衣人的剑尖,九尺的好大男子却宛若一片极轻的叶。踩着这一点寒光,叶孤城的剑重新起手。

陆小凤这时候才恍然明白,方才他的“示弱”,竟然是为了这一招在蓄力,叶孤城那轻灵的一跃,分明精密计算过角度与着力点!

刹那之间,剑光冲天而起,将叶孤城与薛衣人尽数笼罩其中的同时,剑光之盛,居然连陆小凤的视线都隔绝了。

完全看不清场上情况,哪怕是陆小凤,现在也忍不住紧张起来了。

楚星澜没有紧张,相反的,她甚至松了一口气。

陆小凤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他看见楚星澜的神色,不由有些惊诧:“你看得清他们的剑招?”

怎么说呢,如果氪星视力也看不清的话,那就不是叶孤城和薛衣人比剑,最起码得是哥斯拉级别的怪兽互殴了。

楚星澜对陆小凤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他的疑问。

她不仅看清了,而且楚星澜的动作比陆小凤想象之中的更快,胆子也比陆小凤想象之中的更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