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桑褚玉思忖一阵,微直起身。

【虐心值+1,已积攒:78点。】

又加了?

她盯着那截枯根,稍往下弯腰。

【虐心值+1,已积攒:79点。】

她又重复了一遍拾捡树根的动作。

【虐心值+1,已积攒:80点。】

桑褚玉面露错愕,瞳仁微颤。

见鬼了!

这年头树根也能做替身了吗?

还是截瘪掉的枯树根。

可她还没说词儿啊。

裴雪尽的声音响在耳畔:“根据系统反馈,是某个替身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当作代替品——这应当也算作一个虐点。”

……

挺好。

希望以后都能这么省事儿。

她暂将这事儿抛在了脑后,拾起那截梨树根。

这截树根已经被虫给蛀烂了,根身干瘪枯萎,上面见着密密麻麻的小洞。

轻一掐,些许树液渗出。

但并非血红,而已变成了深褐色。

这截枯根已没什么用处,她丢回地上,跟上了蒲栖明。

又拐过两道弯,跟走过葫芦腰似的,眼前陡然宽敞许多,是一处开阔地穴。

而那株血梨树的根,就交错虬结在地穴中间。

发达的根系穿透了虫巢,又深深埋入地底。远远望去,竟如一片深褐色的密林。

跟她刚才捡到的那截枯枝差不多,这地底的血梨树根也都被蛀出了大大小小的虫洞。

密密麻麻,堪如蜂巢。

蒲栖明停在地穴前。

他们四周漂浮着夜明珠,但也仅能看见地穴一角。再往里去,还不知这地穴究竟有多大,树根又有多少。

“方才一直没听到虫妖的动静。”他道。

桑褚玉倦垂着眼。

这地底逼仄潮热,空气也不流通,哪怕提前服过换息丹,也不可避免地觉得困乏。

“嗯。”她慢腾腾地往外送字,“虫子,还在。”

的确听不见声响。

但这地穴之中涌动着浓厚的妖气。

想来,那些虫妖只怕都蛰伏在暗处,等待着啃咬他们的时机。

蒲栖明看向她:“这些尸虫是依靠亡魂死气存活,没法除净。好在修为低,不会轻易靠近我们——褚玉,你以为如何?”

桑褚玉登时有种面对剑派考核的错觉——如何在虫妖环伺的地穴里挖树根。

她敛下其他心思,说:“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截枯枝,是被刀刃砍断,先前应有修士来过此处。”

蒲栖明:“血梨树液是难得宝物,自然有人来找。”

“那截树枝——”桑褚玉忖度着更恰当的说法,“已经被死气腐蚀得不成样子了。”

蒲栖明微怔:“你的意思是……”

桑褚玉点点头:“那人已经死在了地底。”

树根还没烂完,应该没死多久。

“但这地底并未瞧见白骨尸首。”蒲栖明道。

桑褚玉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张手掌大小的假人纸片。

往里注入妖气后,她轻一吹——

纸人顿时活了过来。

它舒展了两下身子,随后跃下掌心,像只小雀儿似的蹦蹦跳跳往血梨树根跑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