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品读网pin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贩中有人跑去传信了,很快,士兵带着一小队人马来到了巨人森这里。

玛丽和瑟琳作为最先见证者被留下问话,沈茯因为查看了那人的死状也被留了下来。

“哦?你说植物的气味?”大胡子士兵听到后,有点无趣的摆摆手,“你也说了小姐,他是从树上摔下来的,难免会混合着植物的味道。”

沈茯暗暗翻了个白眼,沟通不畅,算了。

只是离开的时候,她再次好心的提示了一句,希望可以把这个情况写在报告里。

“用不着你来教我!”大胡子瞪眼,气呼呼的说到。

“是是是,我的错。”不想再理论,沈茯拉着还在哭哭啼啼的玛丽和瑟琳回了古堡。

晚间小镇只在大路上点灯,其余地方都黑漆漆一片,古堡也是如此,最明亮的煤油灯只在重要的几个闸口摆放,其余都是用蜡烛灯,幽长的走廊漆黑又深邃,墙壁上挂着的蜡烛火苗摇曳,荧荧的火光照的人心头微紧。

“快回去休息吧。”沈茯朝两个小姑娘微微一笑,“明天就好了,别怕,古堡里很安全。”

目送两人回房间,她才转身离去,现在要服侍国王陛下,她的房间早被调整到了距离陛下不远的地方。

在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一双大手握紧了她的胳膊,沈茯浑身紧绷,抬手就要打过去,在看到那张有些熟悉的脸的时候,硬生生的收住了拳头。

下一秒,她的拳头就落入了男人的掌心,被摩挲了一下。

沈茯:?

“小茯。”男人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太久没见到你了,你怎么不来找我?”

沈茯傻了,妈妈,她出息了,这可是王子啊!

她该怎么办,他们是这种关系吗??

和小王子长相有七分相似的男人分明大了一版,高大的身材能将沈茯整个笼罩住,他神情温柔又悲伤,眼睛里写满了质问。

之所以说玛丽天真是因为她根本看不多王室里面的波涛汹涌,据沈茯所知,老国王的四个孩子分别属于两位妃子,男人贪慕权力,并不立后。

大王子和三公主是大王妃的孩子,二王子和小王子是二王妃的孩子,所以沈茯看到眼前人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二王子。

原本,大王子享有第一顺位继承权,但奈何二王妃善于交际,帮着老国王争得了一些好处,所以地位更加稳固了,隐隐有超过大王妃的迹象。

两个王子属于子凭母贵,近些年二王子都是按照和大王子一样的继承人标准来培养的。

老大年龄不小了,性格又直率,比起治国理政,他更喜欢四处征战,常年不在古堡内,二王子便会代替他出席各类仪式,于是风国的子民中渐渐传出了二王子要继承王位的流言。

老国王不是没听到这样的话,他并不制止这些流言,反而是要坐实这言论似的,对二王子尽心培养。

远在西北夹坲里地区的大王子听到线报后脸色十分难看,他想直接回古堡去找父王问个明白,但是却被副手拦下了。

金发黑皮的男人穿着一身铠甲,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却神色凝重的劝阻道,“殿下,您现在回去只会被那些公爵贵族们指责,还会上书告状说您玩忽职守,没能将异人族收复。”

“但……”

“如果您完成了任务,带着功绩回去,既能让国王陛下高看您,也能堵住他人之口。”

大王子是直肠子,虽然做事情有些莽撞,但是他听得进去劝,也知道好赖,所以听副手说完,他便坐了下来,“洛克,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应该先完成远征任务,到时候父王会开心的。”

金发男人舒了口气,可算拦住了,不然这回去就是修罗场。

猎豹睁眼的时候,一柄银枪直冲他天灵盖,吓得他一骨碌爬起来徒手捏断了那异人的脖子,这一幕撞进了大王子殿下的眼里,他立马得到了重用。

在军营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猎豹一边打听自己的队友一边寻找破局的钥匙,最终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让大王子立功,保证他回王都能够顺利继位。

他不知道沈茯在哪里,也没有找到新队友温哲的影子,孤军奋战在这破边陲雪地杀异人,日子实在有些难熬。

大王子的脾气有些耿直,老国王让他缓和关系再收复,他就这么服从了,虽然潜意识里并不认可他父王的想法,但总归是更敬重老国王的判断。

猎豹看出了这一点,觉得他品性尚佳,所以比起那个传闻中温文尔雅像个完美先生一样的二殿下,他更倾向于拥护这位殿下登基。

而且,作为拥有绝佳感知力的三区冠军候选人,猎豹有种预感,沈茯应该就在二王子的身边。

**

此时此刻,沈茯傻着一张脸被金闪闪的殿下拉进了古堡的密道。

二王子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的温柔和蔼,甚至有些温柔的过头了!

他轻轻揽住眼前的女人,另一手想要去摸她的脸颊,“小茯,你去父王身边了是吗?”

沈茯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挣脱了男人的手臂向下一个滑跪,低下头说,“殿下,我被小王子殿下安排去了陛下身边服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