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好在有顾甜甜提前设下的符咒,否则整个地方都会被夷为平地,还会引起各方的注意的。

顾甜甜一个助力后腾空而起,然后一脚踹飞跳起来的和尚,再是一鞭子打向旁边的那几个人。

她的手段凶狠,被她打的人不是当场晕死过去,就是被废了修为。

因此,没多久一会儿,剩下的人就连连往后退,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顾家当代第二强者果然不是虚传!

早知道这样,他们就该在第一时间杀了那男人的,这样他们就不会暴露了。

“你们想去哪儿?”顾甜甜手持九节鞭,眼神冰冷如刀的盯着剩下的人。

突然,一头妖怪出现在她的面前,张口就咬向她的头。

就在这个空档,那些人夺门而出。

封锁不知道被谁在什么时候破除了!

顾甜甜扬手就拍飞了这头虎妖,然后一鞭子贯穿了他的丹田。

虎妖当场毙命。

“在我没回来前,所有人都不准离开这里!”

话音还没落下,她已经消失在原地。

会场的大伙儿面面相觑,都规规矩矩的留在原地。经过这次的事,他们可没胆子得罪顾甜甜。

会长看着成废墟的地方,止不住的叹气,是他错了。

他不该放任玄学会的人,不该那么慈爱的,该严格执行玄学会的规矩的。

而顾甜甜在追出去后,在一个小树林里被困住了。

被阵法困住了。

她呵一声,直接暴力破了阵法。

在她破了阵法的那一刻,七八个妖怪一窝蜂的扑向她。

全是狗妖。

顾甜甜烦躁了,暴怒了,直接火力全开,用威压碾杀死这几头妖怪。

“顾大小姐的实力真是强悍啊。”

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似乎是在笑,“我精心培养的几头狗妖,在你手里连一个回合都没过,就**。”

顾甜甜知道这人的目的是拦住她,她也没再追,“我现在对你很好奇。”

“我想知道你是谁,你说你是乖乖自己出来,还是我动手抓你出来?”

对方笑了下,“顾大小姐真是喜欢说笑。”

“顾大小姐,我给你一个建议,你和顾家就不要管人事局的事了。”

“虽然顾家底蕴深厚,实力强悍,可现在到底是**的时代,不再是以前的时代了。”

顾甜甜自然知道这是**的时代,这也是为什么玄学会越来越低调,玄学会的人越来越少的原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震惊,她在妖局隐藏身份搞事!》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