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原来如此?”

突然从沉寂的空气被一道声音所打破。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狂偷了我的遗物?仔细一想,也许是你自己想参加圣杯战争的原因吧。韦伯;维尔维特先生。”

听到熟悉的声音,韦伯开始瑟瑟发抖。

“如果是因为你那无聊的自尊心使你竟敢大胆地偷取我的圣遗物,那么就让我这个导师来教导你你人生的最后一课吧,魔术师之间互相残杀的真正意义——残杀的恐怖和痛苦,我将毫无保留地交给你。你觉得很光荣吧。”声音的主人将韦伯吓得已经快要趴在地上了。

看到自己的王妃被吓成这样,征服王毫不客气得怼了回去:“喂!魔术师,据我观察您好像是想取代我的小master,成为我的master。”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真是可笑至极。成为我master的男人应该是跟我共同驰骋战场的勇士,不是连面都不敢露的胆小鬼。”

征服王继续哈哈大笑得嘲讽着对方。然后转了一个方向,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前大声喊道:“出来!还有别的人吧。隐藏在黑暗中偷看我们的同伙们!”saber和lancer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们都没有察觉到还有人在窥视着这里。

“被saber还有lancer战斗之中的剑戟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响所吸引的servant肯定不止一位吧!”看到自己喊话无果的征服王再次大声叫了出来:“可怜。真可怜!在冬木市**的英雄豪杰们。看到saber和lancer在这里显示出的气概,难道就没有任何感想吗?具有值得夸耀的真名,却偷偷地在这里一直偷看,真是懦弱。英灵们听到这里也会惊慌吧,嗯?!”

在放声大笑之后.rider用挑衅的眼神眺望着四周。

“被圣杯战争邀请的英灵们,现在就在这里聚合吧。连露面都害怕的胆小鬼,就免得让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侮辱你们,你们给我觉悟吧!”

征服王的话音刚落,一阵金色的光芒开始**,不一会在路灯上,出现了身穿金色闪光铠甲的身影。

“不把我放在眼里,不知天高地厚就称王的人,一夜之间就窜出来了两个啊。”

rider一脸困惑地挠着下巴:“即使你出言不逊……我伊斯坎达尔还是在世上鼎鼎有名的征服王。”

“真正称得上王的英雄,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剩下的就只是一些杂种罢了。”

“吉尔伽美什?”比企谷八幡十分疑惑。不对啊,苏羽召唤的是吉尔伽美什,那这个金光闪闪又是谁?

“master,英灵是分不同时期的。”苏羽艰难得喊出了master这个词以后,飞快得解释了一下,不过在其他人看来,这只是驴唇不对马嘴的谈话。

“哦,你认得本王。”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地看着比企谷。

这时,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股魔力的洪流,所有人都感受到这魔力之中隐藏的狂暴的。在众人注视下,向上卷起的魔力渐渐凝固成形,化作了黑色的人影。

“那股狂暴而又不详的魔力,应该就是berserker了吧!”征服王看着新出现的servant。

“竟敢打断本王,杂修,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啊!”吉尔伽美什看着新出现的英灵,而这位英灵也同样用敌视的目光看着吉尔伽美什。

“杂修!!!”金闪闪张开王之财宝,无数的金光闪闪宝具从金光闪闪的巴比伦之门中射出。这就是土豪吗!

兰斯洛特抓住射来第一把剑,然后用其将后面的宝具击飞。嗯,完美的阐释了什么叫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无穷的武炼吗?真不愧是湖上骑士兰斯洛特。”苏羽一脸平静地说出了让众人震惊的话。

“什么,兰斯洛特卿!”阿尔托莉雅不可置信道。曾经的湖上骑士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者说兰斯洛特怎么可能会是berserker职介。

“你竟敢用脏手碰我的宝具……你那么着急**吗?杂修!”吉尔伽美什没有管苏羽说的话,他现在只想杀了这个触碰自己宝具的英灵。他张开更多的巴比伦之门,然而,兰斯洛特却没有一丝倒下的迹象。

“以令咒束之,英雄王,请平息的怒火……”最后远坂时臣用令咒召回吉尔伽美什。

“用像殿下之类的忠言,镇住本王的愤怒吗?你越来越大胆了.时臣……”吉尔伽美什非常厌恶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在他周围展开的无数宝具也一起隐藏了光辉,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你一命,狂犬。”吉尔伽美什丢下一句话,消散走了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品读网【pin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穿越脑叶当主管有系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