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祝千灵坐在梁颂年肩上安静得像个手办娃娃。

迦楼思维尚在重启中,以为梁颂年头上装一个还不够,如此混乱的情况还要捏个手办装肩膀上。

又是花又是叶,眼睛还会眨,招摇撞市,有毛病……

他从认识梁颂年第一天起就认为梁颂年有病,还病得不轻。

迦楼是有理由认为梁颂年肩上祝千灵不是真人。

毕竟如果真的是祝千灵,他的猫不会这么安静……

他的猫呢!!!

迦楼瞳孔地震肉眼可见慌张。

野兽般凶狠威猛的面相此刻惶恐不安,好像只无助的大猫……

果然人刚醒的时候,意志力最是薄弱。

祝千灵不知道他在慌张什么,但梁颂年知道,他好心一指,“在你手里呢师兄。”

迦楼愣住,低头一看果然猫还在。

很小只,他捡的时候就很小,喂它什么都不肯吃,娇气得很……

祝千灵认为这场景很像她戴着眼镜慌慌张张找眼镜,尤其找到后松口气笑自己糊涂的神情简直一模一样。

烈日下,祝千灵和她的坐骑梁颂年一眼不眨看着迦楼是如何对怀里的猫傻笑。

失而复得铁汉柔情看得祝千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个……大师……”祝千灵于心不忍,出声,“我想你手松开些,这只猫会睡得舒服些……”

这样掐着猫脖子,做梦都是窒息的吧?

她不忍泪眼汪汪的猫咪睡得不舒服,那和尚霍然抬头,警惕地瞪她,好像她是猫贩子。

祝千灵:“……”

想笑但她识相不能笑,只好默默扭头。

单手撑在梁颂年肩上,双脚惬意晃荡……

空气是香甜的,祝千灵虽然清醒但无法控制自己的开心,就和眼前这位大师一模一样。

梁颂年肩上的分量和头纱般柔软轻飘,但脚后跟一下一下碰撞,似湖泊立的鱼尾一甩一甩,泛起一圈圈涟漪……

一下一下惬意极了……

他笑得如沐春风,迦楼瞧着着实碍眼,正了声,“怎么回事?”

“哦……”梁颂年心情极佳,双手间翻转出一雕花铜镜正对迦楼的脸。

异常炽热的太阳悬于寂静的城市上空。

梁颂年冷白色手指捧着又圆又大的铜镜,铜镜中映着光头和尚帅气的脸以及那一口闪瞎人眼的白牙。

迦楼:“……”好诡异的笑容。

“现在满城百姓大概如师兄这般……着迷”梁颂年捧镜捧得稳稳,笑着补刀,“倒是从未见过师兄如此欢喜,今日一见终身难忘。”

铜镜中金光折射,晃得眼花,迦楼望着笑成花的自己,算是明白梁颂年为何笑得那么欠扁以及他肩上的祝千灵肩膀在抖什么。

但迦楼不解:“……你为何会随身带着镜子?”

一面普普通通的雕花铜镜。

祝千灵从金光闪现时便转头,她低头盯着梁颂年双手灵巧翻转铜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