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品读网】地址:pinduxs.com

江老夫人点了点头。

“婉丫头说的对,这些年自从婉丫头离开府中我常年居住在寺中,这国公府的下人也的确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是该好好的整治一番,这国公府也该有个像样的当家主母了!”

江婉这才收敛起刚才有些害怕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祖母我刚才做的可是没错?”

江老夫人拍了拍江婉的手“婉丫头做的没错!”

乔氏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这么多年她早就以夫人自居,江成逸也从未有意见,老夫人常年礼佛,大多时间都住在寺中,乔氏在府中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哪里受过这些委屈。

“母亲!江婉身为国公府嫡女,竟如此不大逆不道,我虽不是正室夫人,这么多年好歹也为国公府劳心劳力,岂容她一回来就胡闹!”

江婉看着乔氏炸毛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江婉笑意盈盈的走上前,让人一点防备都没有,走近后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乔姨娘,又是一个巴掌。

“江婉!”乔氏吃痛的捂着脸,脸上的泪花都出来了,她愤怒的大喊,江婉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乔氏正想还手,一声厉喝响起。

“你们都在母亲的院子胡闹什么!”

此时江成逸刚刚早朝归来,看到江婉掌掴乔氏的一幕,心中大怒,一旁的江宁早就看傻了,她没想到这个江婉竟然敢动手打母亲。

看到江成逸回来江婉眸色淡淡的看向他,没有一点原主留下的感情。

“女儿见过父亲。”

江成逸走上前上去就是一巴掌,江婉早就预料到了他会动手,就在他的手马上落在江婉面纱上的时候,江婉直接用力握住了江成逸的手腕。

江成逸看着她瘦的像豆芽的身体,竟然将自己的巴掌拦下,心中的怒火烧的更旺了。

“江婉!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也配做我江家嫡女!”

江婉心中冷笑一声,然后就像戏精附体一般。

“父亲!您这是为了一个妾室要打女儿吗?”

“胡闹!乔氏虽是妾室,但在府中掌家多年就是国公府的夫人!”

看到国公爷给自己撑腰,本来大怒想要动手的乔氏拿起帕子擦拭着并不存在的眼泪,装模作样的开始哭了起来。

“国公爷!这江婉刚刚回来,妾身什么事都为她考虑,她却直接上来动手打妾身。”

看到乔氏哭的惨兮兮的,江成逸也有些心疼,轻声安慰着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定会帮你讨回公道!”

一旁的江婉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父亲,既然您说要帮乔姨娘讨回公道,那今日也请祖母和父亲为婉儿讨个公道。”

江婉转身朝着老夫人跪下,“祖母,既然刚才父亲说乔氏虽然是妾室,但在府中掌家多年,就是国公府的夫人,那孙女想问问祖母,是不是青阳城那边的奴仆和开销也都是乔姨娘在管。”

老夫人微微点头,叹了口气“是!自从你母亲去世后,我便将这府中的中馈交给了乔姨娘,青阳城那边的中馈也是她在管,定期派人查账。”

江婉抽噎着说道:“祖母如今都看到,我在青阳城吃不饱、穿不暖,还时常被下人打骂,父亲说我没教养,可从小到大乔氏可为我请过先生教我琴棋书画,诗书礼仪?”

江婉撸起袖子,胳膊上都是斑驳的伤疤,一看就是很久的疤痕了。

“祖母,这条疤痕是我六岁时刚到青阳城,吃不饱让李嬷嬷帮我多盛些饭,李嬷嬷打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巫医传人!穿成废柴嫡女逆天改命》转载请注明来源:品读网pin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